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终焉(1/2)

加入书签

  “哈,别急,我开玩笑的。”见明月的脚步加快,我不由得逞般的笑笑。“停电是可控的,当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就咳嗽三声,我会断掉屋里的电源。当然,若是监控室被发现了的话,我会第一时间断电,否则你就危险了。”为了尽快让明月从坂上父女温馨的故事中摆脱出来,我冒着他可能被发现的风险和他开了个玩笑。事实证明,这个玩笑起到作用了。这很好,总比因为一时的优柔寡断让明月产生了怜悯之心错过了任务时机,或者是一时的心软让敌人有机可乘,丧命至此要强。

  “靠。。”闻言,明月的速度一缓,恢复了正常的速度。

  “嘿,你自己小心,我备战了。”话落,我不在看明月那边的情况,而是再次将狙击枪架起。玩笑归玩笑,可一旦进入危险的任务时段,任何一个疏忽都有可能导致自己或同伴的送命,所以在明月恢复状态之后,我也进入了高度戒备的状态。调整好狙击枪的角度,将准心瞄准坂上臣女儿的房间后,我用另一只眼瞟了瞟手机上定位明月的位置。他已经绕过了安保人员直接再一次的上了二楼,去了坂上臣妻子的房间。虽然是以送餐的名义,但事实上现在的他有些冒险,毕竟是直奔着女主人的房间去的,门口的安保人员必然不会让他直接进入,也就是说,若他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在两名安保人员引起别人注意前干掉他们,那么一场冲突即将爆发。

  “距离监控被骇还有一分十七秒,再等等。”我对着麦克说了一句。

  “嗯。”明月低声回复,转身走入了身边的储藏间,停留了大约一分多钟后才再次走出来。

  “好了,房间的监控我切进来了。”短暂的等候,换来的是整个别墅的各个监控视野。虽然只能切换,但是至少能够看清房间的布局。

  得到我的指示后,明月就拿着餐盒,走向了两个守在门前的黑衣保镖。“二位辛苦了,这是今天的宵夜。”

  明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我本想就这样监听这他的举动以保证他的绝对安全的,可就在我调整监控画面确认房间情况时,却发现了意外,明月藏在中控室柜子的两个包裹被人发现了。这才仅仅是过了不到十分钟就被发现了,这群人的警惕性太高了。十分钟不到就要查一次岗。“明月,你在监控室藏的包裹被人发现了,你得赶快,在这群人反应过来前!”

  “咳咳咳!”明月想都没想直接咳嗽出声。得到讯号,我立即断掉了房间的电源,下一秒,整个别墅都陷入了死寂一般的黑暗。只有在走廊墙壁下方处几个应急灯还闪烁着绿色的微光,让整个走廊存有一丝生气。只可惜,这这点微弱的灯光并不能遮掩别墅内人们紧张的气氛。

  嘭,嘭。

  两声闷响出现在我耳边,应该是明月放倒了门口的两个保镖。在两人倒地后,明月就在我耳边喊了一句。

  “开灯!”

  嗡!

  一声嗡鸣,房间再次恢复了灯火,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那两个刚刚还在明月身边的黑衣保镖此时已经躺在了地上。而明月也飞快的闯进了女主人的房间。

  侧眼飘过监控,发现大部分的保镖和雇佣兵都已经开始骚动起来,并向着别墅内部走去。看来他们已经接到了刚刚包裹被发现的讯号。

  “你的包裹彻底曝光了,所有人都在向着别墅里面赶去。快离开!”

  “我先找表!”闯进房间的明月情绪有些激动。虽然并不确定那表是不是就在这里,但是哪怕是一丝希望,他也不想就此错过。

  “麻烦!”眉头微蹙,我不由得将枪端起。“解决掉那个女人,然后再找你的表。时间不多了,两分钟!西北角我可看不到,你自己小心!”说罢,我控制电脑摧毁了别墅的安保和监控系统,而后拿起了狙击步枪的控件,开始操纵自己的狙击枪。

  砰~砰砰~砰~

  四枪连开,四名在后院的雇佣兵应声而倒。同时这也引起了后院所有人的注意,他们进入了迎战状态,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躲进了掩体内。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射击,因为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拖住这些雇佣兵,越多越好。这样在房间内的明月才能有机会从里面逃出来。

  控制着遥控器,我让四把狙击枪间歇的持续开火,而自己则是挪了挪身前的狙击枪,对准了二层东南的房间,这样应该可以制造更大的混乱。然而就在我想要回头操控那些遥控狙击枪时,山丘的另一端,一道微量的火光微微亮起,紧接着我四把遥控枪的其中一把视野就颤动了起来。

  狙击手!

  好在这一枪打歪了些,并没有剥夺我狙击枪的使用权。从震动来看,敌方狙击手应该瞄准的是我狙击枪后面做伪装的草堆,那本应是人所在的位置。一枪过后,敌方的狙击手也会发现那是遥控操作而并非真人。

  飞快调整狙击枪的视野,我将准星对准了刚刚亮起火光的地方。可惜天太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除非。。。

  砰!

  对面狙击手再次开枪,我遥控的狙击枪监控瞬间花屏了一个,一把狙击报废!

  不过付出的代价总要对得起收获,就在他开第二枪后,我顺利的找到了火光的所在地,手中的狙击弹也毫不留情的射入了他的头颅。一枪毙命!

  敌方狙击手肯定不止一个,而我刚刚的一枪应该不会被别人发现,但是如果在开两枪,敌人就一定会锁定我的位置。所以在这之前,我能用的也就只有三把仅存的遥控狙击了。

  将枪口再度调回坂上女儿的房间窗口,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其中一把遥控狙击上,那是位于别墅东偏南的位置,恰好可以打入一些死角。而给那群雇佣兵造成麻烦最大的也正是这一把。

  专注射击开始,未进入掩体,或者掩体效果不足的敌人被我一一点杀。当这把狙击枪射倒第六个敌人时。我装在他弹夹里的子弹也算是彻底用光。不过,子弹打光的狙击并不是没有作用,他还可以诱敌。

  在我专注射击的同时,敌人的另一名狙击手也发现了狙击枪所在的位置。期间他打出了两颗子弹,一颗打歪,另一颗只是让狙击枪所在的树晃了晃,完全没有作用,可他自己的位置却暴露了。于是,我操控另一架狙击枪瞄准了过去。一枪之后,那个狙击火力点便销声匿迹。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刚刚打掉对面火力的遥控狙击枪附近的地雷被人引爆。第三把狙击枪彻底宣告报废。

  还有一把!

  唯一的一把还在持续工作,而我的视线却早已落在了与明月对接的监视设备上。此时监控的视野是落在女主人的房间里。房间床上还趟着一个身穿红色纱衣的女性,不知是死了还是昏迷了过去。明月应该是贴着门口背对着墙,看来他和敌人接上火了。

  “找到了?”我开口问道。

  “找到了!”明月的声音略显急躁。“问题是现在我怎么出去,我被包围了。”

  “你还在西北的房间吧?”

  “是。”

  “趴下!”我对着明月大喊一声,而后从项链中拽出了rpg,对着西南角的窗户就是一发火箭弹。

  巨大的光亮拖着长长的焰尾,直奔窗户。

  轰!!!!!!

  巨大的爆炸声与火光成为了那群雇佣兵和保镖惨叫最好的遮掩物。

  “还活着吗?”我对着麦克喊了一句。

  “咳咳咳。”明月似乎是被烟尘呛到了。“这。。咳咳!。。这不是让你关灯的咳嗽!”明月声音微苦,看来那发火箭弹也震得他不轻。

  “现在关灯对你没好处。”我收起枪和监听设备跳下了大树。“我的位置也暴露了,我往你那边赶去,撑住!”

  “我去坂上臣的房间看看!”任务完成,明月也开始了目标二的工作。

  “好!若不能干掉就想办法将他引到他女儿房间的窗口!”我回应一声后便跳下大树,趁着夜色向着别墅的方向摸了过去。然而就在我前进的时候,我的耳机中,明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坂上先生,能跟我说说,这个表是怎么落到你的手里的吗?”大约两分钟后,我听到了明月的声音,这句话应该是对着坂上臣说的。看来明月的目的并不只是找到表,或许这块表的背后有着明月的一个仇人,否则明月不会跟他这么废话的。“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满意,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女儿。”明月的话语很沉稳,这是在诱敌了。

  “你。。你是为了。。”另一侧,坂上臣的声音非常小,大概明月距离他有着几米的距离,让我无法听清他们的对话,哪怕是拥有强大听声术的我,当然,现在我还在向着山下飞奔,风声和敌人的枪声已经完全将听声术的能力掩盖了。

  不过,听声术的无法使用并不影响此次的任务,毕竟我对明月的私事没什么兴趣。

  “目标就位。”没有几秒,明月的话语清晰的落在我的耳朵里,坂上臣就位了。于是我飞快的拿出手机调制控件,控制着狙击枪瞄准了坂上臣女儿的窗子,果然,透过光亮,一个成年人的身影已经站在窗边。

  “帮我确认目标死亡!”我对着麦克大喊,下一秒,一颗狙击弹便穿过了窗户,直接打爆了坂上臣的脑袋!猩红的血液和碎裂的玻璃洒满了一地。

  “确认,支援我!”明月的声音略显急促,在这之后便是一阵阵的枪声,看来明月和雇佣兵的两个头目已经交上火了。

  “再撑三分钟!”我放下衣领的麦克,将今生的一把狙击对着坂上臣女儿房间窗户处调到自动开火。而后从项链中取出一辆越野摩托,跨步上车油门一拧到底,向着别墅方向冲了下去。

  一路骑到别墅下,路上有七八个埋伏在后山的雇佣兵都听到了车声并朝我开枪,不过毕竟是后山,树木繁多,他们的子弹对我根本没什么影响。在后院的小门处,摩托的速度已经被我拧到最大,双臂用力提起,整个摩托以抬头的姿态撞进了小门,在冲上台阶的同时,整个车子也飞了起来,瞬时间,我双手松开,从项链里飞速地拽出了一个早已充好气的气囊。在落地的同时人也借助气囊的缓冲平稳的落地,而被甩飞的摩托则是冲进了别墅的正院造成了巨大的爆炸。

  砰!砰!砰!

  落地后,我一个翻滚抬枪就射,三枪过后,刚刚赶来的雇佣兵就应声倒了三个。而我也从一层侧面的落地窗闯入,并在门口甩出了几枚烟雾弹,暂时封住了敌人的视野,利用这几秒钟的空档,我架起了两挺弹链超过五百的重机枪,并在扳机处卡了两个消音器,两挺机枪一瞬间就进入了自动开火的模式,这样至少可以坚持两到三分钟的后路无支援。直至子弹射光,或者枪管炸膛。

  “我进入别墅了,位置!”枪声不断的环境中,我矮下身子,拉起领口对着麦克喊了一句。

  “坂上臣的房间,我被照片上那几个雇佣兵老大们逼过来了,敌人火力很猛。我需要支援!”明月那边也是枪声不断,同时我还看到了几个装备齐全的雇佣兵也从楼上冲了下来。应该是被我摩托爆炸的声音吸引下来的。

  哒哒哒哒哒!!!

  人还没有下来台阶,我就已经端起了冲锋枪对着他们扫去,如此强劲的火力,这些拿着轻机枪的敌人自然毫无还手之力。但想要一口气制服这些人上去支援明月,光靠冲锋枪还是不够的。

  嗖,嗖。

  我从项链中拿出两颗高爆弹,丢上了台阶,两声轰鸣后,那些试图冲下来的敌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得找别的路上去。有别的路吗?”清理了眼下的杂兵,我给自己的枪械换弹,楼上的枪声就没听过,我必须快点上去支援明月才行。

  “没有别的路线,我这边窗户下面都是敌人,根本下不去!”明月显然已经进入了危机的情况。不止我被堵住,他也是陷入了绝对困境中。

  我环看了下四周的环境,发现除了刚刚交战的楼梯外,这里没有任何别的通往二层的路。见此,我不禁有些恼怒。“呵,行,我上不去,那你们就都tm给我下来!”

  “喂喂,你该不是想。。。”耳机中,明月的声音传了过来。

  “趴下!”我再次喊了一句,而后便从项链中拿出了一块黏胶炸弹贴在了坂上臣女儿下方的天花板上,自己也飞快的逃到了另一边的房间,关上了大门。

  轰!!!

  爆炸声响,二楼直接坍塌而下,刚刚还在和明月交火的两个雇佣兵老大和几个佣兵直接从二层掉落下来,一同下来的,还有一张床上,一个无法行动的小女孩儿。

  哒哒哒哒哒哒!

  打开房门,一连串的扫射后,对面雇佣兵几乎是死伤殆尽,就算有活着的也基本失去了抵抗能力。走进塌陷后的废墟,我检查着里面雇佣兵的死活。

  “你这是要连我一起卷进去吗?”二层的明月此时已经探出头,对着我喊了起来。“这熟悉的爆炸节奏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你喊趴下这俩字这么熟练?”

  “上面搞定没有。”我抬头看了看灰头土脸的明月。

  “爆炸太猛,他们都死的差不多了。”明月道。说罢,便直径从二楼跳了下来。这样的高度根本没什么难度可言。

  “那就快点冲出去。”我将刚刚死掉的雇佣兵老大手边的枪丢给明月。“敌人的支援就快赶来了,我们得赶紧逃离才行。”

  “等等,让我看看那个孩子。”话落,明月朝着那个小女孩儿走去。我也跟上了他的脚步,然而,那掉落的床板虽然稳稳的落在了底面上,可那个小女孩儿却已经滚到了床下,尽管她不能动,人也陷入了昏迷。但是此刻她依然还有着呼吸。

  咔。

  手枪上膛,我将枪口对准了她。可惜这一举动却被明月拦了下来。

  “算了吧。”明月看了看我。

  “虽然你这突发的心软我能理解,但是我不喜欢给自己留下麻烦。”我眉头微蹙,并不想因此而放过这个小女孩儿,是,这孩子确实是无辜的,这次的任务针对的也只是她的父母而已,可留着她,终将是个不定时的炸弹。

  “若这样一个小女孩儿也能威胁到你。那我看你也不用混了。”明月再次将我抬起的枪压了下去。“而且别误会,我可不是心软什么的,只不过有点好奇,这样都死不了,以后在她身上,还会发生什么。”

  “。。。你这第一个理由我还真是无法反驳。不过你这第二个。。。”看着明月那满是不忍的目光。最终,我放下了自己的枪。“算了,你处理,我去准备逃离工作。”

  说罢,我没有在看明月,只是慢慢走出了这个类似废墟的房间。出门时,我还不忘在旁边地上不断痛苦呻吟的雇佣兵头子身上补了一枪。

  走出房间。回到一楼大厅,后院门口的火力网依旧没有被突破,毕竟从刚刚到现在,我们也才打了不到三分钟而已。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里面搅得天翻地覆,外面也没有人突破进来的原因,如此强劲的火力覆盖。鬼才敢冒死冲进来。不过我也不敢贸然冲出去。毕竟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敌人埋枪等我。于是乎,我决定选择了相对安全逃离的方式。

  我从项链中取出四挺重机枪,以及我自己的防弹雷诺,还有一大块钢板架罩在了车头。一切准备就绪后,明月也刚好从房间中走出,来到了我的身边。

  “wtf!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月看着眼前的景象完全进入了懵逼的状态。

  “我说过,我的火力足以我们做一次完美潜行!”自信的一笑后,我走到了车子旁,将机枪一一部署。

  “用车子冲出去?不是,你每次做任务都这么暴力的吗?”一边吐槽着,明月一边上了车。

  “倒不是每次,只是这次太危险,我只是做了最安全的判断和选择。”我的嘴角扬起,脸上满是兴奋。“车子是防弹的,当烟雾弹散尽后就拉动车上机枪的扳机。我们能不能活着冲出去,就看这一回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