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消息(1/2)

加入书签

  苍云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是刚开始学着炼制,失败了很多,勉强会几个简单的阵法,师姐要是不嫌弃回头我送一套玩玩。”

  “那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听师伯说你在阵法上很有天赋的,我可等着你东西了!”李欣高兴地拍手笑道。

  苍云溪也觉得和李欣很合得来,脾气都很对味,有啥说啥不像有些人拐弯抹角生怕你猜出她意思了似的,无趣得很。

  二人很快就卖完了东西,苍云溪剩下的也只是一些灵蜜和普通的蜜丸了,这些卖不掉也无所谓留着自己吃也是很好的。

  她装了几罐不同种类的灵蜜和两三瓶蜜丸送给了李欣,李欣很高兴说是留着泡茶喝。

  得李欣的邀请,苍云溪遂李欣一起前往药峰,药峰与火云峰的随意自然不同,处处透着淡淡的药香,也许是因为青冉道君是女修的关系,药峰显得很精致被打理的非常唯美,好似江南的水墨画一般,景色迷人!

  “来,我带你去拜见我师父!”

  李欣带着她来到青冉道君的洞府门外,行礼问候,“徒儿拜见师傅,徒儿带了苍云溪来拜见您!”

  “弟子苍云溪拜见青冉大人!”苍云溪大礼参拜,礼仪宛若行云流水仪态万方。

  青冉好一会才叹气道:“孩子,你进来,让我好好地瞧瞧你!”声音温柔和善,带着一丝惋惜和唏嘘。

  苍云溪被这一声叹息说的差点掉下泪来,这让她想起了母亲,两世为人待她最好却又最无所求不要回报的便是这个缘分甚浅的娘了,这是她心中永远的伤痛,纵使她历经生死见惯了悲欢离合却无法忘记。

  李欣默默的退下,苍云溪站起身低下头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缓缓的走进洞府内。

  青冉的洞府布置的很雅致大方,轻纱帐幔百年黄花梨的家具,墙上还挂着一副刚劲有力的字画,无一不典雅精致。

  那副字写的苍劲有力带着一股恢弘的气势磅礴而出,让人感觉到写字的人一定是个心有理想抱负的人,却又是个沉稳内敛的,一时间这幅字吸引了苍云溪看的呆了去。

  青冉温和的站在她旁边,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这幅字是不是很棒!”

  苍云溪点点头,“是很棒,这人一定是个很优秀很出色却懂得低调内敛的人!”

  “这是你母亲送给我的,写这幅字的时候她正打算结婴,送给我做个纪念的!”

  苍云溪眼中一暗,再抬头以神色平静再次向青冉鞠躬行礼,“苍云溪见过大人,给大人请安!”

  青冉含笑看着她目光中有着欣慰也有着淡淡的赞赏,“我以为你会很快来找我,没想到是欣儿拉你来的,若不是她拉着你来我想你还是不会来的吧!”

  苍云溪始终低着头,默不吭声,殷红的唇死死的咬着,脸上带着一丝倔强。

  “哎!你这孩子和她太像了。她若是能稍稍的软和一点,我天元门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女修!”

  “母亲她从来都是宁折不弯的!致死都不会改变,若变了她便不是她了!”苍云溪声音清冷淡然,眼中有着一丝温暖,那个刚强了一辈子的女人让她敬仰和敬爱。

  虽然相处时间短,但苍云溪是活过一世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孩子,对苍情的脾性她看的很清楚,要说他们还真是母女,一样的性格一样的脾气,一样的倔强,一样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也许这就是老天爷让她做了苍情的女儿,这就是他们的缘!

  青冉抬起头眼泪在眼眶中晃动,声音略有哽咽,“前些日子我派出的人找到了她的尸骸,我将其收敛,按照她的遗愿将其葬入天机阁后院历代阁主墓地中安息,你若……可以去看看!”

  早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苍云溪却固执的不肯听任何人提起苍情的一丝半点消息,她知道这样做很傻,是自欺欺人,可是她让然希望永远都不知道苍情的消息,那样是不是代表她还活着,活在自己的心里。

  到了这一刻苍云溪仍然感觉到心口顿顿的疼,好像生生被人挖掉了一块似的,很痛!泪水不知不觉的划过脸颊,脑袋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青冉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个孩子,看着她倔强的咬着嘴唇,死死的捏着拳头,指甲将手心割出血滴滴的落在裙子上却丝毫不觉,眼泪默默的滑下,单薄的身躯显得那样的孤寂哀伤!

  她没有去安慰这个孩子,这孩子说的对,若她变了就不是她了,这孩子简直就是她的翻版啊!她怎么肯接受同情的目光和怜悯的安慰呢!

  好半天苍云溪终于恢复了过来,强压心头的悲痛,认真的说道:“谢谢大人告知弟子这个消息!”

  青冉微微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