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宝宝别动队(1/2)

加入书签

  皇上最近很憋屈,肚子里有火气也发不出来。他整天累死累活的,可是惠王成了太子后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想来上朝就来,没想来就跟着他自个的媳妇黏糊在一起,将所有琐碎的事情全都交给他来做,。

  本来这样很好,因为历代的君王没有不当心太子谋权夺位的,可是现在倒好,太子成了甩手掌柜的。皇上有时故意让他帮着处理一些事务,可是楚风扬总是能找到这样或者是那样的借口逃避了。

  凭什么太子一个年轻人还能享福,而他一个老头子就要受那么多的罪。

  “皇上,这是臣妾做的一些小点心。”皇后死后,后宫并没有重新立后,日常的管理全都交给了德妃,而德妃也不负众望,将后宫打理得服服帖帖的,为皇上分忧许多。

  “爱妃辛苦了。”皇上放下手里的奏章,揉揉有些发涩的眼睛对德妃说。

  “这都是臣妾应该做的。”德妃温柔地说,顺便将点心递给了皇上。

  皇上捏了一块梅花糕放进了嘴里,糕点入口就化,非常可口。

  “也不知道宝宝贝贝怎么样呢?眹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们了。太子真是该打,天天也见不到他的人影。”皇上吃着点心一边向德妃抱怨。

  “太子殿下可没有闲着,他和王妃、上官家一起建立的那个什么医院,可是得到很多人的赞赏。听说病人还可以住到医院里,里面还有专门的值班郎中和护理的人了。”德妃笑着回答,她知道皇上是口是心非,其实心里不知道对太子殿下有多满意了。

  “还有民善堂,对孤寡老人和孤儿也照料有加,百姓都在盛传太子和太子妃的威名。还有在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的号召下,很多大户人家也参与了这一项叫做什么慈善事业的,人人都在传诵皇上和太子的盛名。”德妃又列举了一项。

  皇上听了心里很受用,脸上就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也就会耍小聪明而已。”他的嘴里却不放松。

  “哪里,太子殿下和皇上为军士们也考虑很多,那么多的优惠条理,军士们都感激不尽,在边疆守卫也很更加尽心了。”德妃笑着又给皇上倒了一杯热茶解渴。

  “听说皇太孙和小公主正准备开课学习了。还有相府两位嫡孙、醇王府的嫡孙、秦公府以及其他大人家的公子小姐都要上学了,太子妃和太子殿下这些天都在忙着这些事情了。”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看样子又是念南回来说给你听的。念南这丫头现在都成了太子府的人了,一天两天,个把月都见不到人影了。”皇上提到自己的小女儿有些吹胡子瞪眼睛。

  “这丫头是将太子妃和太子殿下当做榜样来看的。还有宝宝贝贝很讨人喜欢,小丫头就喜欢看着他们了。”德妃为自己的女儿说情。

  “要是上学了,两个孩子进宫的时间就少了。”想到这儿,皇上就有些郁闷。由于展皇后和展太后私心的缘故,他的子嗣本来就少,而楚风言和楚风昊的离开,皇室中的子嗣就更加凋零了。

  有时候,他这个皇上也会觉得很孤单了。还有,有了先前的教训,他也不想让后宫的嫔妃有机会怀上孩子,他更不想自己到了晚年,还给楚风扬增添麻烦。

  历代皇室证明,女人,无论是多么聪明多么睿智的女人,只要涉及到自己子女的利益,到了最后都会不择手段往上爬的。皇宫里是非本来就多,他又何苦再添乱了。

  等过几年,他就将皇位交给楚风扬,自己退到后面当太上皇优哉游哉地生活。东临的景色美,可是他这么多年忙于政务,还没有机会出去转转,等今后退位了,他一定要将东临游览遍了。

  德妃能管理六宫,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因为她只有楚念南这一个公主,她必须依附楚风扬夫妇,也不会有多余的想法,但是别的女人,他就不敢保证了。

  这样一来皇上的寂寞就是难免的了。

  “他们不能过来,眹就想法子过。”皇上不死心。

  德妃只是笑但是并不附和他的说法。

  莫子晚和楚风扬是真的忙。子晚的内部灵魂是天朝来的,接受的是华夏五千年的历史教育精髓,她认为东临的私塾虽然有他们自己的好处,但是对于国家的发展,却存在着很多不足的地方。

  天朝就有教育是国家之本,或者是科技是生产力之说,那么为了国家今后的发展,教育必须就要得到改革。

  她将这个想法和楚风扬说了,楚风扬知道她脑子里新鲜的点子多,所以在听取了她游说的一部分,很快采纳了她的意见。

  “只要你能说服皇上,那么皇上就必须以国家的名义出资建立一些学校,当然,我们太子府也愿意出一部分的学费。等学校真正开办以后,那么按照学生家境的不同,我们可以指定相应的收取费用政策。”

  “可是这样一来,官宦和富商之家的子弟必然不愿意入学,毕竟,他们有那个实力聘请好的老师。也就用不着进学校和一群平民孩子一起学习来了。”璇玑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这个时代阶级等级观念还是很深的。

  “固然有一部分人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东临今后的科举考试,靠的并不是单一的八股文,而是以论救国救民的政策,以及相关的农业,水利、算术为主。”子晚说的很自信。

  “算术、农业也要考?”楚风乔听到这样的说法,显然吃了一惊。目前还没有一个国家将这些当做主要的学习内容教学,也不会考察这些学科。

  “不过,除此之外,咱们还要新开一门功课,那就是历史与政治。”子晚笑眯眯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什么是政治?”卫撩也很纳闷,历史还是知道的,但是有什么好考的,只不过是一些消遣用的书籍。

  “所谓政治,也就是将忠心国家的思想强化灌给学生,并且结合本国的历史,让他们产生在本国的优势荣誉方面产生自豪感,而对东临不足和耻辱的地方,产生使命感。话是人说的,就看你怎么说了。”子晚笑得更加自信了,在天朝,从娃娃就开始洗脑了,效果还不错。

  这个说法太新颖了,莫清风、莫清云,包括相爷和醇王爷都惊叹不已。

  “当然,所有的书籍将有我们提供统一的范本,简称教材。在近期,我们还要培养一些老师,他们必须经过考试取得国家统一颁发的老师证书才可以教学。”子晚说的也就是现代的教师资格证书。

  “我和王爷已经培养了一批,但是人手还是较少,那么国家学校的建立,也就不能普遍开花。在下一次科举考试中,我们互相适当放松,让私学和公学相互兼容。但是也就仅此一次而已,在此以后,大家凭的就是自己的本事了。”子晚慢条斯理将自己的见解说出来,“至于教科书的编写,那么在座的大家或者朝中的同僚就要多动动脑子了,特别是翰林院的学士们更加邀多动脑子,今后要将设立一个督学的部门,主要用来督查各个学校是否按时保质保量完成教学的任务。”

  “这个角色让南仲康和莫清风担任是最好的。”楚风扬插言,心中早就想好了这两个好兄弟的职务。

  督学关系到的是今后大部分官员的补给,需要绝对靠得住的人在这个位置上,要不,让一些人相互拉拢人才,最后的结果就不太好了。作为上位者,是最讨厌官员之间相互私下勾结的。楚风扬能认定这两个人选,可见,心中对这两个人是十分看重的。

  相爷看了心中自然还是很感激。

  “学校还要开设武课,不用考试,但是却要考核。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是绝对谈不上能为国家效力的。还有品德的考核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以担任的老师评核,不合格者不许参加科考。而老师的签名考核是很重要的,如果有老师枉私,只要学生出现大的品行问题,他们也要受到一定的惩罚。”

  这样的方法很好,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不良品行学生进入朝廷之中。

  醇王他们都想不透莫子晚的脑海中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新奇想法,而相爷和莫清云、莫清云则是一副骄傲自豪的神色。

  “今天,我做东,大家留下来吃饭。”看看天色不早,子晚发出了邀请。

  “好,太子府里的厨子可不是外面厨子能比的。”醇王第一个双手赞同。

  “医学方面的督查和交流也需要人监督,这件事就交给上官宇和卫撩怎么样?”子晚笑着建议。现在的医院全都是上官家的民生堂发展而来的,里面分设了各种科目,最吸引眼球的就是外科和产科,这是外面任何一家医堂所不能比拟的。莫子晚将主导权交到上官家,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当然今后要想进去医院,无论是郎中还是护理人员,咱们都是要考核的。”上官宇没有反对自己担任的职务。

  “外务的恰接,就交给齐世子了。”楚风扬又派出一个职务。

  被点名的楚风祁吃了一惊,漫不经心的脸上出现了诧异的神色。

  “为什么?”虽然在太子党的诛杀中他站稳了立场,但是他可是楚风扬一直的对头,好像这么重要的职务是轮不到他的吧?楚风扬就不怕自己给他使绊子吗?楚风祁眼神很复杂地看着楚风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齐世子忠于东临的心就足够了。”楚风扬看都不爱看他一眼,说实话,要不是公事,他还不爱理这个阴暗的齐世子了。

  楚风祁听了,鼻子有些酸酸的,心中有深深的感动,但是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到此,公事的交流就结束了。大家在暂时的太子府,也就是原来的惠王府院子中开始溜达。

  “站住,你给我站住。”从隔壁的院子中传来小包子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楚风乔家的小霸王。

  子晚也不用过去就知道,宝宝贝贝又开始联手欺负小霸王了。好似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喜欢欺负他。而小霸王很有乃父的霸气,吃亏太多却毫不惧怕,依旧和宝宝贝贝继续抗争。

  楚风乔听到儿子不服输的叫声,很是骄傲。“不错,就该这样,这才是我的儿子。”

  “还好意思说,每一次回去哭鼻子的是谁?”醇王冷哼一声,自家这个宝贝孙子在外面那就是打不死的精神虫子,可是一回到家中看到他自己的老娘和祖母,必定是鼻子眼泪一把抓,很会装小白引起他人的同情。

  楚风乔见自己的老爹揭了儿子的短处也不生气,依旧是乐呵呵的。“这叫做能屈能伸,再说了,他们家两个欺负咱家一个,怎么说,儿子还是很不错的。”

  大家都很鄙夷地看着他,继续往前走。

  隔壁的院子中花团锦簇,到处都是珍奇的花草。在一片草坡中,一大群的孩子都聚集在一起玩,场面非常温馨。可是有人破坏了这里的氛围,坡上那个跑的气喘吁吁,正在暴跳的人果然是小霸王。

  而莫清风的儿子莫西尧正忙着劝架,一个具有谪仙形象的小包子劝架,看起来很有喜感。

  “哥哥,别理他。他就喜欢欺负贝贝妹妹,这小子欠揍。”火上浇油,对小霸王怒目而视的是莫清云的儿子,莫西舜。这孩子现在壮实得很,哪里有一丝早产时虚弱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头横冲直撞的小老虎。

  “看你的儿子成了众矢之的。”卫撩不怀好意地说。

  “嘿嘿,这叫不经过风雨哪里能成为彩虹,这是表达友情的一种方式。”楚风乔还真能掰,这话是跟子晚学的了,他这是现学现卖。嘴上说的好听,心里却暗自埋怨气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怎么就不合群了。

  “你就得瑟吧。”上官宇不理他,走到里自己儿子身边,因为成亲晚,所以他的儿子在一群孩子中可是小了一岁多了,比大家也矮了半个多脑袋。

  小包子看到自己父亲过来,伸出小手不住让他抱,另一只手里还拿着玩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场中的小霸王开始在父亲面前告状,“都是震庭不对,还欺负贝贝。贝贝是女孩子。”

  “不错,儿子,男孩子欺负女孩子真是丢人呀,咱们是男子汉,一定要保护女孩子。”上官宇这会儿才是真的得瑟,听听自己的儿子就是好样的,这么小都知道保护女孩子了。

  他斜睨着眼睛看着楚风祁,有些调侃的意思。

  楚风乔这会儿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心中暗自发誓,回去后得好好给自己的儿子上一堂教育课,让他知道什么是男女有别。

  “给我,让你给我听到没有?”歇过气的小霸王转眼间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继续追着贝贝跑。

  可惜花朵一样的小贝贝,看起来柔弱娇嫩,可是骨子头却是十分强悍的。

  在每天一大帮奇人异士的轰炸下,她的反应能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上的。

  就是不会武功的大人也不是她的对手,就更别提小霸王了。

  “有本事你就拿去呀?”她跳上一棵柳树对着小霸王做鬼脸,手里还拿着一本漫画书。“这么幼稚的书,也就你这样的小屁孩喜欢。”一边故意扬着手里的书逗着树下的小霸王,一边嘴里还说着气人的话。

  “什么小屁孩,我还比你大了。”小霸王不服气地在树下踹着柳树,嘴下还反击着,“也只有你这样的怪胎才不看,别的人都喜欢看。”

  大人们都笑着看孩子吵闹,却没有人上前去劝架阻止了。这样的场面几乎是每天都有,他们都习惯了。

  “胆小鬼,就知道躲。”小霸王在下面踹累了,只好用语言攻击。可惜很没有说服性。

  “没本事就知道抱怨别人。”宝宝不客气地用小胖手指着他说。

  书没有在宝宝手中,小霸王根本就不睬他。

  “给。”贝贝见到,眼珠子一转就来了心眼,将手里的树扔给了自己的哥哥。宝宝一下子准确地接住了,这几年练武也不是白受罪的。

  小霸王抬头一看,立刻就调转身体,向身后的宝宝追去。

  宝宝的速度更快,却气死人不偿命,他故意跑得慢,让小霸王的手都可以要抓住他的衣角了。然后再猛地一加速跑远了。气得小霸王在后面直跳,还不死心了。

  这一招诱敌之计用的很娴熟呀。

  秦少羽摇着头看着自己外甥吃瘪。这小伙在那两个精灵鬼面前貌似很吃亏呀。

  “丢丢。”上官梁看着小霸王叫喊,很有种抱打不平的意思。

  “喂,小子,宝宝贝贝是两个人在欺负我儿子一个。”楚风乔故意找茬。这小子和上官宇一样坏,生怕事情闹小了!

  “要不是看你小了点,非揍你不可。”小霸王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上官梁。

  小家伙不惧,鼓起眼睛回瞪。

  “就是丢丢,宝宝贝贝都比他小。”上官宇输人不输阵,嘴巴很利索,一点儿也看不出是三岁的孩子。

  楚风乔噎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小不点嘴巴还很厉害!

  “宝宝贝贝,又欺负哥哥了吧?”子晚走过去,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责备。

  “没有,娘,是他这个大的人还看这么幼稚的书,很丢人的。”贝贝先告状,换来的是小霸王的怒目相视。

  他心中很生气,明明这本书就是太子妃给孩子看的,可是他还不能反驳,一反驳就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