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心痛说再见一(1/2)

加入书签

  “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活菩萨,这辈子才会遇到你们这么好的人。”

  今天是隋琪的婚礼。隋阳又再次将照顾我的注意事项,从头到尾的跟两个看护说了一边,大概两个看护也是习惯了,耐心地听着。

  隋阳倒也是心宽,昨天我将话说得那么不留情面,他还是把我又带回了家,然后又跟没发生这件事一样对我照顾有佳。就像我们婚姻持续期间,每次我和他吵架明明都很激烈,到最后恨不得说尽了所有很坏,他却几秒钟就过滤过去,故意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然后继续生活。

  蒙嘉辰又逃课出来了,他来这里倒是熟门熟路的。这次来相比前几次倒是有些进步,拿了书本过来。

  “你要在这里复习?”我看着他从书包里的书一本本地往茶几上掏忍不住好奇地问他。

  “嗯,时间紧迫,我老爸逼命了,考不上重点大学就会把我送去国外。”他颇感无奈地说,一副赶鸭子上架的模样。

  我不禁觉得好笑,他这种做法明明就是舍近求远,可以在学校里听老师讲课,课下还可以和同学们探讨问题,却跑到这里来假用功?真是秀逗了。

  “国外那不是更好。”

  “你不懂,去国外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特别优秀想继续去国外深造的,另一种是特别烂,想出国去镀金的混个出路的。我不是那两种人,当然不想出国。”他倒是分析地头头是道。

  他将书本放平,一手托腮一手转着笔,阳光在他的脸上打上光环,像古代欧洲的俊美骑士。其实,以蒙嘉辰的成绩来说,考上重点一点不成问题,以他现在的成绩不用多加复习随时高考完全可以。他纯粹属于他所说的出国的第一种人。

  大老远地来这里,大概也只是为了陪我,我自作多情的想。

  “蒙嘉辰······”

  “嗯?”他问reads;。

  “哦,没事。你好好复习吧,我出去晒太阳。”

  “我陪你。”说着他站起身来。

  我笑了,“不用,有看护。”

  蒙嘉辰不顾我的拒绝直接上前,将我背了起来,然后下楼,又轻轻地放在楼下的轮椅上,“我去看书了,晒好了叫我。”

  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又染上了不自然的绯红。

  “蒙嘉辰,明天必须回学校好好上课,不许逃课,不许顶撞老师,更不许再来这里,每天都要认真对待好好过,我等着你拿着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给我看。”

  蒙嘉辰一怔,后背挺得笔直,随后“切”了一声,“知道了。”

  这个时候,我和蒙嘉辰似乎根本不像是师生关系,我更多的想把他当做弟弟,非常要好的弟弟。

  隋阳的父母一直不知道我的事,更不知道我现在和隋阳住在一起,不知道隋琪是怎么听说的。这次在隋琪的婚礼上,两姐弟倒是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这件事。

  婚礼结束后,秦天佑和隋琪二人直接就去了机场飞了欧洲,这次他们的蜜月之旅将时间定了半年之久。

  那隋琪不是怀孕了吗?这么折腾不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吗?

  我表示疑惑,将这个想法问了出来,隋阳听后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说我道听途说,隋琪是诚信的丁克崇拜者,她对孩子只有嫌麻烦,哪里会未婚先孕。

  我没有反驳他,想来这是秦天佑说的,自然不会有假。

  我和隋阳的假都是请的无限期的长。福利院本来就不用他每天盯着,他更多的时间是在搞投资,各处调查市场行情。

  而我,在校长再一次因缺少教师资源后,崩溃地表示要至少再招十个老师,就算闲置着不用也要摆在学校里,免得尽是像我和马媛媛这样说走就走,不负责的老师出现,耽误了学生。

  蒙嘉辰真的如我叮嘱的那样再也没来找过我,至于是否认真上课倒是不得而知。

  桐桐因为每天只能通过电话而不能亲眼见到我而痛哭了很多次,我对她说在妈妈在外地出差,完成了任务就一定会回来。赵慧文说祁镇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希望桐桐能够早日成才肩负起华胜的重任。

  作为母亲我真的不希望年幼的桐桐过早地经历尔虞我诈,可是作为祁家的一份子也是唯一的继承人我又真的不能太自私。桐桐应该被赋予的使命,她应该承担的责任,只有身为祁家的人才真正理解。倒是桐桐自己对于掌控权利这件事情非常感兴趣。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玉展衣的事情隋阳打听到那是和黑曜石戒指一样拥有特殊意义的东西,说得通俗点,是华胜祖传世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