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地狱的小故事中(1/2)

加入书签

  “阎魔。。爱?”

  “什么事。”她转了过来。嗯。。这家伙给人的感觉还真像地狱少女。

  “哦,没。。没什么。”我像一个在犯罪现场被抓到的小偷一般慌慌张张的回答,视线也立即由她的脸移到了自己的脚尖。

  终于。。走了么?当我再次抬起头时已经看不到阎魔爱了。我长吁一口气,没想到只是和她一句话(应该算不上一句。。),自己都会如此紧张。咦,好像。。刚才自己确实是把视线停留在了阎魔爱脸上一小会儿没错吧,可是。。并没有什么不对呀——我是指,凌川高中三年八班的阎魔爱同学并没有地狱少女阎魔爱的那双标志性的红色眸子!这么说来,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令人作呕的怜悯眼神),她的眼睛就是黑色的。也就是说——这个阎魔爱同学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地狱少女喽!呃。。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也很庆幸,如果她的眼珠是红色的那才奇怪吧!第二次长吁一口气。。

  “青木同学!”我寻声望去——啊,是高桥同学!我走过去坐在了她旁边的位置。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尽管高桥同学在微笑,可是我却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更多的悲伤。

  “这种感觉?”一开始就是依据莫名其妙的话。。

  “嗯!”高桥同学望着我点了点头,“这里好久都没有人坐了,身边坐着同学的感觉。”

  “是吗。。”

  高桥同学的手还指着我现在坐的桌子。对了,严野不是说由于高桥同学性格十分孤僻,所以没人愿意和她坐。

  “嗯。。对不起,突然叫青木同学过来。”高桥同学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这么一个性格孤僻的人为什么会主动两次找我说话呢?虽然有点迷惑,但是看得出来,他很真诚,而且也很渴望与人交流吧。“其实,我也没什么重要的事。。”高桥同学仍在小声解释着。我觉得其实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真的很想找一个人聊天,仅此而已。好吧,戛然高桥同学不还意思地支支吾吾了半天毫无意义的话,那就与我先打破僵局吧!

  “今天天气不错哦,高桥同学怎么会迟到呢?”因为实在想不出其他话题,只好以刚才迟到的事作为“开场白”了。

  “啊,你说迟到?!”高桥同学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子变得很紧张,左手紧紧抓着校服的领子。看到她这么紧张,我便立刻改口道:“是不是昨晚温习功课到深夜呀,所以没有睡好?”

  “嗯。。算,算是吧。”高桥同学身在曹营心在汉(为什么会用这个词?)地回答。

  这时我才发现高桥同学桌子上堆了那么厚一堆的书,全是复习用的参考书,光是看书名就够让我头晕的了。我不禁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课桌——漫漫一堆的。。零·食。。“怎么了吗?”高桥同学顺着我早已呆滞的目光望去——“啊,对了。”我用小偷偷超市方便面的速度擦干了额头上的汗珠,要趁高桥同学没有反应过来(我和她书桌的本质区别)时转移她的注意力。

  “高桥同学一定学习很好吧,我得了失忆症,以前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

  果然成功了,高桥同学又转回了脸,不好意思地说:“还算过得去啦。”我一面暗自庆幸,一面又不得不佩服高桥同学,她所谓的“还算过得去啦”应该和我所谓的“将就”有着我和他课桌般的本质区别吧。看来上帝真的很公平——当你失去一样东西的时候,他会拿另一件给你补上。这也就是高桥同学没有朋友却拥有超级可观成绩的原因吧。我不懂上帝为什么要这么做(用高桥同学的友谊换她的成绩)但是,我想改变它:“如果方便的话,高桥同学愿意帮我补习吗?”我用真诚的目光凝视着她,我觉得像她这样孤独的人最需要的就是这个了。不到三秒的时间,高桥同学的脸就红透了,这让我有种犯罪感(在教室公然调戏女同学)可是。。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嗯。。如果青木同学认为可以的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去拿东西。”一时冲动也好,帮高桥同学快乐起来也好,总之我决定先暂时离开严野那家伙一下了,而且除了可以和高桥同学互相照顾外,后面的座位就是阎魔爱啊的吧。虽然已经确定她不是地狱少女,但是我还是对她很好奇。

  就在我转身回去拿东西的时候,我听到了来自高桥同学的声音:“青木同学。。你。。你可以叫我。。小铃。。”看起来最起码是一个好的开始。

  “高桥同。。哦不,小铃,你可以叫我小志。”把轻飘飘的书包拎过来(里面只有五本书外带一个本子两支笔)。我用了一个自以为最阳光的微笑(被雪子称作“史上最令人作呕的微笑)向新同桌打招呼。

  “叮叮——”短暂的课间终于结束了,可是怎么等到第二节课的老师都进来了严野那家伙还没回来呢?我真的开始有点担心了。

  “对。。对不起,我来晚了,呼呼。。”是严野!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走回零食堆中,仿佛刚刚绕*场跑了三大圈似的。看来由于我不知道的原因(他大口喘气的原因),使他还没有闲暇发现身边的座位已经空了。我只好小声叫他:“严野,严野~”严野把头转了过来,突然就定格了,连他那张用来喘气的嘴也忘了闭上。

  “怎。。怎么了吗?”

  他现在的表情分明就像是在男澡堂看到了女人(?)一样。严野似乎很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顺着摆过去的头的惯性,就这么一下子趴倒在了课桌上(满满一堆零食)

  因为这一节是图画课,所以大家都很漫不经心。那么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的和小铃聊聊了。这么想着我便开口了:“嗯,小铃,你。。”突然我愣住了,现在的表情大概和刚才的严野差不多吧——因为我看到小铃正在翻一个小型便携相册,而且最令我吃惊的是,相册里的照片都是一个男生和小铃在一起照的。唔。。不是说小铃是个性格孤僻的女生么。。我抬头看了看,老师(陌生。。)仍在津津有味的讲课,而小玲居然没有发现我刚刚在叫她,恋家红红的,看着照片幸福的傻笑着。

  我凑近了脸看照片,嗯~那个男生还蛮帅的,干练的短发,高高的个子,一脸阳光灿烂的样子。这一张小铃双手把包包拎在前面,男生从后面搂着她的肩膀,一副很亲密又很幸福的样子。

  我带着吃惊、疑惑。好奇的心情有快速扫视了一下这一页的另外几张照片,几乎都和我看到的第一章差不多。这个男生一定是小铃的哥哥了,我真的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和他这么亲密。男友?不可能,小玲的性格。。

  “啊,那个。。”这样子(小铃傻傻的看着照片而我在一旁偷看)下去不是办法,我决定从照片入手,展开话题。“是谁,哥哥吗?”

  “咦?”小铃似乎被吓了一跳,慌张地要合上相册,却又不小心把它掉在了地上,立马低头去捡,可是——“咚”,由于角度不对,她一头撞到了桌子上。。。

  由于声响太大,同学们都把目光聚集到了我们身上,之所以说“我们”是因为大家先是用一伙的眼神看了小铃一会儿,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后,又都不约而同的改用好奇的眼神看我。我只有用“史上最令人作呕的微笑”来一一回敬同学们们——当然也包括图画老师,那个满头银发的老人。终于,大家都恢复了常态,我才又向小铃问了一遍:“照片上的男生是你哥哥吧?”

  “啊,小志都看到了啊。。”小玲低着头,一副很害羞的样子。不过她叫我“小志”我真的很高兴。

  “哦,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看到的。”不知道小玲会不会介意。。。

  “没关系。嗯。。。池田永介不是我的哥哥。。”

  小铃嘴里念到的那个“池田永介”就是照片上的男生吧。

  “不是哥哥?!难。。难道是。。”我吃惊的瞪大了双眼,仿佛一只猫看到了一支正在抓老鼠的狗一样。

  “是的。。”小玲用手轻轻地抚mo着相册,“永介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我的唯一的朋友。”小玲此刻的眼神充满了柔柔的幸福,谁看了都会羡慕的。

  “是这样啊,原来是从小青梅竹马的恋人啊,真令人羡慕呢!”虽然还是不敢相信,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自己苦苦寻觅了n年的红粉知己,而今仍一无所获,而被大家公认的孤僻少女却拥有从小青梅竹马的恋人。。。

  小玲的脸又红了。。也许像他这样孤僻的少女在谈到自己的白马王子时都会这样吧!突然,小铃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抬起头:“小指昨天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是真的?”小玲突然的动作和问题都让我不知所措,大脑再一次丧失思维能力。

  “地狱少女。。”小铃的目光直直地投到了我的脸上,“地狱少女真的不存在么,小志?”

  “啊,这个嘛。。怎么说好呢。。”昨天之前我是确信地狱少女是绝对不存在的,可是昨天听小玲说这里的人都传说地狱少女以及地狱通信的事,而且昨天晚上又发生了奇怪的事(训导主任的失踪、无法登陆地狱通信、找不到自己看过的漫画。。)现在我也不知道了,“我也不知道。。”虽然很无奈,但更令我奇怪的是小铃为什么对地狱少女的是这么感兴趣呢?

  “啪——”我转头一看,原来是阎魔爱同学的书掉了我弯腰帮她捡了起来。“谢谢。”它只是简单的和么说了一句,并没有表示谢意的微笑,语气也很冷淡,呃。。真有点受不了。我以最快的速度用史上最令人作呕的微笑回应了她就匆匆赚了回去——感兴趣归感兴趣,可是刚才那种情况,她八成又会说“还有事吗?”之类的话,我真的会生气的!

  “听说请地狱少女消除怨恨是要付出代价的,那是什么样的代价小志知道么?”小玲又继续问道。

  “简而言之,害人亦害己,诅咒别人的人,死后自己的灵魂也将坠入地狱。动漫里是这样说的。”我假装邪笑着问小铃,“即使这样,你也要诅咒别人吗?”

  “什。。什么呀!小志再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小玲撇着嘴,好像真的会生气的样子,可是眼神里似乎充满了不安。

  “好了,那么现在有同学们亲手话吧。”老人(图画老师)一声令下,大家都停止了手上的闲活,认真的画了起来。吾。。看来图画课的谈话只能到此结束了。

  终于下课了。“我去下洗手间,等会儿回来再和小志聊。”小铃朝我挥挥手跑出了教室。相册还是打开着放在她的桌子上,但是并没有人注意到。

  “青木同学,青木同学!”一猜就知道是严野,他从第三排冲了过来,坐在小玲的位置上,“可以嘛,青木同学,没看出来你还蛮有实力的嘛~”

  这家伙。。。

  “不要说我了,严野你不是一下课就跟老师去了办公室吗,怎么上课一阵了才回来?”我一方面想转移话题,一方面确实想知道严野去了办公室后发生了什么。

  “哦对了,这才是正事!”严野挪了挪凳子,好离我更近些,“我不是说要告诉青木同学一个秘密吗,那就是井上长田那个混蛋训导主任的事。他仗着自己掌管着学校的一部分权利,便以此*迫个性软弱的女同服侍他。”

  “服侍?”我有点晕,不明白这个“服侍”究竟是指什么?“难道是。。”

  严野看着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又继续小声说:“因为同学们很注重自己的成绩和荣誉,而井上长田又负责每学期的优秀学生名单的确定,所以他就以此为要挟,如果那些本该上榜的女学生不答应服侍自己,他就会把她们的名字抹掉。。真卑鄙!自尊心强而性格软弱的女学生为了本就该属于自己的荣誉就只好答应井上长田的要求。起初井上只是要求她们给他按摩,可前阵子学校有一个去国外留学的机会,我估计他可能是用这个名额要写学生做了过分的事,才会遭到报复的!”

  “啊?”虽然还不是很清楚,但是真不敢相信学校里竟然养着这么大一直凶狠无耻的色狼!

  “还有更令人吃惊的呢!”严野的表情像一只快要发怒的狮子,低吼道,“从史学老师办公室出来我本打算赶快回教室的,可是在经过校长室的时候,我听到里面似乎有人在争吵着什么,于是我便偷偷靠在门上听,好像是校长和几个老师。可是当我听到他们争吵的内容的时候真的吓了我一跳——我不管那么多,总之井上的失踪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我们不是没有劝过他,可是他仍旧死性不改做那种事,这都怪他自己!

  可是边村校长,我们也的确收了井上的钱,答应替他保守秘密的啊,要是井上的事被警察查出来,咱们都会受到牵连的!

  怕什么?做那种事的是他又不是我们!

  这时我才注意到离我不远出的拐角有一个男生也在偷听校长的谈话,然后又狠狠地说了句可恶。就是因为这句话,校长他们发现门外有人,我立马使出吃奶的劲跑了出来,真悬。”

  严野擦了擦额头的汗,又说:“真的没有想到校长也是那种人,哼!不过青木同学。。。”严野再次寂静的左右张望了一下,把嘴凑在我的耳边小声说:“直到最后一个被要挟的是谁吗?”我理所当然的摇了摇头。严野用食指指着我旁边的桌子,“就是高桥同学!咦,这是什么?”

  照片被严野发现了,不过我并没有在意这个,我现在在想,最后一个被要挟的怎么会是小玲?!我真的真的不敢相信!

  突然严野的一声“什么”打断了我的思考,只见他用颤抖的食指指着照片——“就是他,就是这个人!我在校长室门口见到的,就是这个男生!”“什么?小玲的男朋友?他怎么会出现在校长室门口呢?”这句话我几乎是喊出来的。

  “小铃?是指。。高桥同学吗?”严野睁着铜铃一般的眼睛,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青木同学刚才说小玲的男朋友。。。我,我没有听错吧?”一下子被两件事——我亲密的叫高桥同学小铃还有我一时失口说出“小玲的男朋友”这样的话,严野就像服用了过量奇怪药物的小白鼠,眼神变得呆滞,似乎也丧失了行动能力。。。

  我也一下子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本来挺简单的事在现在的我看来却像是在搞高的山峰高歌一样困难了。实现不敢望向严野(除了不知从何解释外,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惨不忍睹),所以我像是少女逃开欧吉桑含情脉脉的电眼般把目光移到了窗外。

  咦?

  “严野,严野!”我使劲用双手摇着严野的肩膀,“快,你要在小玲回来之前快点回去,被她发现你看了她照片不太好吧?快点,她就要进来了!”我几乎是把严野从小玲座位上扔出去的。现在我的心很乱,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小玲。

  “嗯。。小铃,那个男生也是咱们学校的吧?我是指,你男朋友。”我觉得小玲和那个男生之间似乎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线,紧紧地将两人缠绕在一起。

  “啊,永介是六班的。”小铃一边收拾课桌,一边回答着。

  “果然啊。”我把“果然”两个字说得很重,好让这个词在我的句子中更突出些。

  “果然?小志为什么要加上这个词?”小铃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问,“小志以前见过永介吗?”

  看来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哦,好像昨天在校长室门口见过一面。”之所以这么说,是想从小玲的反应中看看池田永介、校长室、小玲被要挟这几件事之间又没有什么联系。

  果然,小铃有很大的反应:“校长室门口?!永介真的昨天去找校长了吗?他怎么不告诉我。。”嗯?好像昨天池田永介真的计划去找校长,这个是巧合吧!不过从小玲说话是紧张的表情来看,我敢肯定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小铃听说过井上长田的事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啊?什。。什么事?我不。。知道。”小玲像触电一样立即低下了头,吱吱唔唔的回答着。我基本确定严野说的是事实了,可是如果是出国留学这么宝贵的机会,色狼训导主任井上长田究竟会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呢?我不敢再往下想,虽然已经差不多猜到了,但我还是希望自己是错的。

  “哦,听说那家伙是个平行极端恶劣的混蛋。”我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便这样子我打圆场。

  接下来又上了两节课,由于都是住客,小玲一直认真的听课记笔记,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于是完全听不进去课的我就像一个刚刚从乡下进城的农名大伯一样夸张的扭转真脑袋用好奇的目光观察着周围。

  嗯。。。教师总共六排,前四排的同学都是端端正正的作者听课,真是一群好学的榜样呢!可惜我就没这么大的耐心了,我又把头转向旁边——左边的小玲始终被书本遮挡着,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应该也是很专注的在学习吧!右边是一个长发男生,我想老师们一定一直都把他当成女生了吧?“哈哈,白痴。”他似乎在看一本漫画,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搞笑的桥段乐吧。他的右边是一个女生,似乎两只耳朵都插着耳机,头以上一下有节奏地摆动着,这个画面不禁让我想到四个字——小鸡啄米。最后一排只有两张桌子,一张在小鸡的后面,坐着一个短发男生,他的身体看起来很强壮,应该是个运动健将吧,现在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那个睡相让我想到了东面的北极熊(?)而且在我转头的一瞬间明显看到他嘴边的桌子上有一小摊液体,恶。。。

  另外一张桌子就在我的身后,坐着的正是阎魔爱同学。这个跟地狱少女同名的女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这样想着,我屏住呼吸,在自己“扑通扑通”的新逃生中慢慢地扭头,这感觉就像偷窥邻家女孩洗澡一样紧张。。。

  咦,她不用学习吗?此刻的阎魔爱就和早上的动作一样,用手托着下巴,斜着眼睛望着窗外,自然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半边白皙的脸。静静的,似乎忘了自己现在是在教室里。不过这画面好美,就像是夏威夷海边的日落一样,被这样的美景吸引,我不禁脱口而出“太像了”三个字。

  “像什么?”

  啊,被她发现了!我把头侧过来,阎魔爱那黑黑的眸子就这样直直的望向了我。顿时我就紧张的不会说话了。不过说真的,阎魔爱的声音很好听,轻轻的,像一阵森林里的柔风。

  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干脆借此机会和她聊一聊吧,我已经做好了牺牲(?)的觉悟,也把目光直直的射过去,然后用装的很轻松的声音回答:“我是说阎魔爱同学太想地狱少女了。”

  “哦。”

  哦?在我还像被人拿毛线球挑逗的鸭子一样郁闷的时候,阎魔爱又恢复了之前的动作,仿佛我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没办法,本来以为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