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最后的战斗(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九章,最后的战斗

  擂台上,墨城和李晓月两个人的位置已经调转过来了。

  那些飘落的雪花,突然在两人错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全都碎成的漫天的白色粉末状,而同时,李晓月的长袍传来了绸缎被撕裂的声音。

  一条细长的裂缝,赫然出现在李晓月的手腕处的衣袖上。

  李晓月的面色抽动了一下,眼神死死地盯着墨城。而他的内心,则是反复的响起了一个声音:墨城的境界,比他高!

  墨城挥手甩了甩自己的衣袖,手中的那根法杖顶端的极蓝色亮光闪过。

  李晓月的脸色终于在看到那抹幽蓝色后骤然大变,因为他认出了墨城的法杖顶端那极蓝色亮光是什么,也许在其他的玩家看来只是一个法杖散发的光芒,但是在李晓月的眼中却并非如此。

  那是,极蓝幽秘!

  要说极蓝幽秘是什么?就得说说法师塔了。

  众所周知,法师塔是需要玩家凝结自身最强大的元素来充当支柱,从而才能让法师塔不停地运转,保持着法师塔应有的活动。

  而法师塔的核心元素,也就是玩家自行收集,又或者是自身凝聚突破某种元素的数量。不过大部分的法师所只用的核心元素之源,一般都是从各大秘地搜刮而来。

  可以这样说,越稀有的元素之源,就代表了它所凝结的法师塔的力量强大程度。

  墨城手中法杖闪过的极蓝幽秘光芒,正是零界大陆上稀有的元素之源之一。

  墨城是从何得到的?墨城凝结了法师塔吗?墨城……李晓月平稳如一的心态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一种无法战斗胜利的阴霾突然笼罩在他的头上。

  如果是别人,在不知道极蓝幽秘的情况下,也许还能拥有信心去战斗,但是李晓月不行,他的心思是谋算,如果明知道自己的面前出现了完全不能抵挡的事物,李晓月的想法是,退开,再寻找机会。

  没有胜算吗?李晓月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

  原来,原来,我们竟然差了这么多……

  虽然已经明白自己没有胜算,但是要败,他李晓月也要败得心服口服。想毕,李晓月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法杖一挥,一道绚蓝色冰柱从法杖迸发而出,疾向墨城。

  冰暴吗?墨城那深邃的眼睛微微定格在那条冰柱上,随即又改变了方向,直直地凝视着李晓月。

  殊不知,墨城这眼神却深深刺激到李晓月。因为墨城的那眼神,像极了他父亲。

  李晓月的父亲一直对李晓月的种种行为嗤之以鼻,在他看来,李晓月所有的行动都犹如孩童般幼稚,如若不是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也许李晓月根本就如不了他的眼。

  对于父亲,李晓月也同样厌恶,所以他才会在看到墨城的眼神之后,整个人突然就失去了以往的冷静。

  此时的李晓月,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墨城,无论用什么方法。他一定要……

  墨城也在此刻发现了李晓月与刚才有所不同,他不禁想起来,重生前听到的一个有关李晓月的新闻。

  难道,那个新闻,是真的?

  当初那一则新闻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报刊所写,所以很多人都把它当作了流言而没有关注,墨城也是无意中听到别人谈起。

  那则新闻是,李晓月是某联合国的统治者的私生子,而且还是那种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而李晓月父母的故事如同小说一番丰富,也许就是因为内容如此丰富,所以才让人怀疑新闻的真实性。

  然而在墨城现在看来,也许,那个新闻,说不定就是真的。

  也许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李晓月从未在大众面前谈起过自己的家庭,甚至,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未从见过李晓月的家人的原因,就在这里……

  突然,一股澎湃的元素波动打断了墨城的思绪。

  李晓月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长长的鬓发飘动,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飘逸感。只见他手中的法杖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那是……

  神坠?

  墨城面色一肃,立即后退挥动法杖,一道蔚蓝色的屏障凭空出现,挡在他的身前。跟着,墨城的左手举空开始挥动。

  一道道幽蓝色丝线从墨城的法杖出溢出,飞快的凝聚在墨城的左手上。

  而同时,李晓月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怪,就连擂台下方的观众都感觉到不对劲,一股狂暴的气息逐渐从他的身上流露而出。

  李晓月似乎完全不知道身上的气息已经混乱,他此时的眼中只有墨城,那个像极了那个男人的表情。

  李晓月身上的长袍开始一点点的化为粉末,然后又被身上狂暴的气息所湮灭。

  墨城瞳孔一缩,他立即明白这是李晓月跨越了太多等级强行释放神坠的征兆,然而他却阻止不了,就算此时李晓月有心停止,那样也只会让这股混乱的元素提前爆炸开来。

  希望李晓月可以把神坠使出来,这是墨城唯一的想法。

  相比较提前爆炸的能量,墨城宁愿面对那七级的不完整技能神坠。

  没想到此时的李晓月已经接触到了神坠,这样的消息让墨城有点庆幸,幸亏他……

  “神坠!”李晓月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突然从天而降,炸的擂台上一声巨响。

  飞溅的石块让擂台下方的观众不约而同的后退了几步,齐齐的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怎样的一个场面,只见李晓月的身后突然长出了一双银白色的翅膀,那美丽的花纹,还有在周围旋转的符文,既美丽却又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果然如同传闻当中一样美丽……墨城微微的叹息。

  “哇,好漂亮,那是什么?”擂台下方的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