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71745(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最快更新!

  阿米尔本以为,以少年人贪欢的性情,基奇肯定很快就会再给他提供机会,使他能够将基奇拆吃入腹,从身到心地占为己有。

  然而眼看着基奇的生日都过去了,他精心准备的礼物却只换来了基奇的一个笑脸,连登堂入室的机会都没得到,让阿米尔不由得很是郁闷了一通。

  ——难道上一次的感觉还不够好吗?

  ——还是说,基奇还没到会对这种事产生眷恋的年纪。

  ——又或者,他已经学会了自己慰藉自己?

  阿米尔烦躁地猜想起来。

  但无论阿米尔怎样急切,他终究都无法放任自己对基奇用强,一方面是因为根本就强来不了,另一方面却是阿米尔打从心底不想勉强基奇。

  就像上一次,他同样有很多机会染指基奇的身体,有几次甚至是基奇主动在渴求他的拥抱,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做,没有跨越那最后一步的关卡。

  他想要的是完整的基奇,从身到心,而不是仅仅只有一个空虚空洞的身体。

  如果上一次的时候,基奇能够狠下心杀掉希尔,那他一定也会不管不顾地抛开蒂娜,彻彻底底地将自己奉献给基奇。

  但基奇没有,他甚至连希尔送给他的手链都舍不得丢弃。

  虽说那个手链是可以供魔宠栖身的魔器,但以基奇的力量,用同样的材质复制一个同样的魔器又能耗费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呢?可他偏偏没有去做,到死都将那个手链戴在手上。

  阿米尔不愿做基奇寂寞时的慰藉品,更不想当一个随时可能被抛弃的可怜虫,所以他宁可陪在更需要他的蒂娜身边,和基奇只保持利益上的关系。

  至少,那样的关系可以长长久久地继续下去。

  想到往事,阿米尔暗暗地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开始担心,或许这一次他也无法像希尔那样轻而易举地讨得基奇的欢心。

  转眼又是新年。由于过来替换阿米尔等人的魔法师要年后才能到来,而佐伊又沉湎于地宫的各种古老魔器中无法自拔,于是,只有蒂娜和几个佣兵在新年前离开了荒原,其他包括阿米尔、巴罗什在内的魔法师全都留了下来,在这座古老的地下宫殿里度过了新年。

  不过,在一群魔法师历经数月的修复下,这时候的地宫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虽不至于金碧辉煌,却也再看不出开始时的残破和腐坏,恶心的东西更是早就被处理得干干净净,所有魔法师也都从荒原的帐篷里搬进了地宫,得到了有浴室的房间和舒适的床铺。

  除夕夜的晚上,阿米尔带着基奇和佐伊、巴罗什等魔法师一起在大厅里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并等到了魔法钟连续发出12次回响,一群人才在互道了新年快乐之后,返回了各自的房间。

  阿米尔习惯性地先将基奇送回了他的房间,就在他准备转身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基奇却突兀地拉住了他,面色微窘地说道:“等一下。”

  阿米尔不由一愣,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基奇。

  “等一下。”基奇再次说道,并飞快地奔向自己的床铺,从枕头下面拽出一根细长的棍状物,拿着它走了回来。

  ——魔杖?

  阿米尔微微一怔,随即注意到这并不是他丢给基奇研究的那根土系魔杖,这根魔杖的颜色泛青,顶端所使用的魔法宝石也明显是一块风系宝石。

  “你做出来了?”阿米尔惊喜地问道。

  奇把魔杖交到阿米尔手中,“新年礼物,虽然做的不太好……”

  事实上,和上一次阿米尔拿到的那根风系魔杖相比,这一次的这根魔杖岂止是不太好,根本就是粗制滥造,整根魔杖明显比原型的土系魔杖细小了一截,顶端所用的宝石也是最低劣的那种,外形更是粗糙的让人不忍入目。

  但这根魔杖完全是基奇一个人制作的,没有蒂娜提供协助,也没有丰富足量的炼金材料供他使用,阿米尔甚至怀疑这根魔杖所用的材料都是基奇从佐伊的实验室里偷出来的。

  ——难道这就是基奇会在材料间里撞见戈登和莫莉偷情的真正原因?

  ——不不不,更重要的是,基奇竟然会想到要送他礼物了!

  阿米尔没去试用这根魔杖,按捺不住地将基奇抱进怀里,在他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我的宝贝基奇,我真是*死你了!”

  “我就知道你想要。”基奇愉悦地翘起嘴角,“不过这根魔杖做的不好,我能拿到的材料太少了,要是你能找些更高级的材料给我,我应该能把它做得更好一些。”

  “那些事以后再说,现在先让我好好地慰劳你一番——”话音未落,阿米尔忽然故作惋惜地说道,“啊,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去年你也没有准备。”基奇撅起嘴巴。

  “抱歉,亲*的,我真没有新年送人礼物的习惯。”阿米尔歉意地捧起基奇的脸庞,“不过,如果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的话,尽管告诉我,只要它不是天上的星星,水中的月亮,我就一定会让你得到满足。”

  “我才不要那种东西!”基奇不以为然地嘟囔了一句,没有说出自己想要什么。

  但阿米尔看得出来,基奇有求于自己,而且很可能是一件让他难以启齿的事情。

  “告诉我,亲*的,你想要什么?”阿米尔鼓励地问道。

  “我……”基奇欲言又止,好半天才下定决心地说道,“那天的事……可不可以再教我一次?”

  “那天的事?”阿米尔微微一怔,很快恍然地笑了起来,低头在基奇唇角处轻轻一吻,戏谑地问道,“这种事?”

  “不是,是后来……后来……那种……”基奇的耳根明显红了起来,表情也越发窘迫,“我自己试过,但感觉总是不对,你能不能再……教我一次……”

  阿米尔的笑容顿时越发愉悦,一手继续搂着基奇,一手将魔杖举了起来,故作失望地说道:“原来这东西不是礼物,而是你预付给我的酬劳?”

  “当然不是!”基奇赶忙争辩,但又说不出合适的解释,郁闷得面红耳赤。

  “别着急,宝贝,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阿米尔笑着掐了掐基奇的脸颊,“我可是你的导师,就算你不送给我礼物,不给我酬劳,我也有责任给你指导——先去洗个澡吧,今晚我会多教你一点。”

  基奇脸上的绯红并没有因为阿米尔的欣然应允而减少,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向浴室走去。

  ——这才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看着基奇的背影,阿米尔难以自持地翘起了嘴角。

  接下来的夜晚,基奇在阿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