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给个十箱八箱金子就行(1/2)

加入书签

  跟着虎子,秦忆然一行人很快进入苏河镇府衙。望着头顶上挂着的写有“公主县衙”四个大字的匾额,秦忆然顿时不解不极了。

  后来她听虎子说,苏河镇现在已经不叫苏河镇了。因为这里当年曾经发现过二十七公主,所以苏河镇现在已经改名叫做公主县了。听到这里,秦忆然更是有些哭笑不得。

  “公主殿下请用茶!”下人无比恭敬地为其奉上茶水,整个过程头都一直低着根本不敢去看秦忆然的脸。

  “公主殿下。本县县官大人素来廉俭,不曾备有好茶。粗茶淡水,还望公主殿下您不要嫌弃。”

  “吴师爷你客气了!”端起茶杯,秦忆然用杯盖轻刮开上面的茶沫浅浅呡上一口。“本宫向来不拘这些!公主县县衙布置如此简陋,本宫该向父皇说说让他多拔些银两下来才行!堂堂一个县城的衙门,这样寒酸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多谢公主殿下!”

  之前南宫梓敬听闻虎子叫秦忆然“忆然”就觉得甚是耳熟,如今看府衙上下人人都对她毕恭毕敬心中更加肯定了。

  秦忆然,她正是自己的父皇南宫燕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秦忆然。北岭国的二十七公主百里冷姬!东方国皇帝现在唯一的宠妃即皇后秦忆然!

  “大人到!”

  听人传报县老爷来了,吴师爷和虎子立马俯身下去迎接。

  “下官不知二十七公主殿下光临,实在是有罪!”走到秦忆然面前,县老爷快速提起身前官袍扑通一声便直直跪倒下去。“微臣参见公……皇……”

  县大人刚一开口,立马又觉得此言甚为不妥。因为按理说,秦忆然虽然是北岭国的二十七公主。但是。现在她的身份乃是东方国的皇后娘娘。与公主的显贵身份相比,东方国皇后的位份自然更高一些。

  “微臣参见东方……”

  “大人还是叫本宫公主吧!”秦忆然突然开口提醒道。“这里是北岭国的土地!本宫虽然贵为东方国的皇后,更是父皇的女儿。如果因为自己是邻国的皇后,就叫父皇跟本宫行礼。那本宫可不要成为这天底下最不孝顺的女儿了?”

  “微臣不敢!”县大人深深磕头下去。

  “这礼也行了。吴师父,还是赶紧扶你们家老爷起来吧!”秦忆然随手一挥。

  “谢公主殿下!”站到侧边,县大人依旧低垂着头不敢冒犯秦忆然一眼。听她说在街上抓到一个小偷,他这才注意到不远处跪着的南宫梓敬。“人是公主殿下抓回来的。又人证物证俱在。还是请公主殿下发落他吧!”

  见他如此圆滑。秦忆然心中正有此意。

  “那就先打他二十大板吧!”

  “是!”

  提起一根长棍,虎子站到南宫梓敬面前。注视着他手中的大木棍,南宫梓敬只怕自己挨上一下就会痛死。

  “你想干什么?本少爷乃是……”

  “打!”

  不待他再说。秦忆然一声令下衙差们已一棍紧接着一棍重重地落到南宫梓敬稚嫩的屁股上。

  “你们谁敢……啊!啊!”

  “少爷!”

  瞧着南宫梓敬被打,小子们挣扎着想要上前搭救耐何他们武功在高终究敌不过几个大男人的禁锢。

  “不要!不要打他!”

  “疯女人,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

  “他可是我国无比尊贵的……”

  “拿布把他们的嘴都给本宫堵上!”秦忆然振臂一喝,立马便有那乖觉的衙差利落地跑进后堂拿出来几团白布塞进小子们的嘴里面。

  “唔唔……”

  “你们……”苍白着脸。南宫梓敬两眼紧紧瞪着前面的秦忆然突然大吼起来。“疯女人!你这是滥用私刑,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啊!”

  “啊……”

  “有种的。你们就不要让本少爷活着离开……”冷汗如瀑般滑落下来,直模糊了南宫梓敬的双眼。“等本少爷回去……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回去哪里?”

  “女人你!”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现自己眼前,南宫梓敬被吓了一大跳。见他这么容易就被自己吓到了,秦忆然随即轻笑起来。

  “让本宫自己来说吧!你是说。回去南岛国。对不对?”

  南宫梓敬双眼瞪大如牛铃!自己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她怎么会知道自己要说的是南岛国!?

  “让我再来猜猜!”秦忆然一脸玩味。“小子你的名字,在南岛国是极为尊贵的对不对?因为你姓南宫……”

  “你怎么会知道?!”南宫梓敬自认为自己从来没有泄露半点破绽才对。

  “我不仅知道你姓南宫。我还知道你是南宫燕的儿子对不对?”见他更加惊奇地张大嘴,秦忆然随即轻笑着从地上站起来。“正因为你是他的儿子。本宫今天就更加管定你了。到时候,你告诉南宫燕不用谢我!”

  “因为,路见不听话的孩子。我也是做娘的,就忍不住想要管上一管。如果他真的想要谢的话,给个十箱八箱金子就行!”

  “大家都是朋友嘛!意思意思也就行了,不用太铺张。”

  “什么!?”听到她的话,南宫梓敬顿时惊呼起来。“秦忆然,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要脸?”

  “脸!?”秦忆然一脸不解地回过头来。“那是什么东西?”

  “你你你!!”南宫梓敬直被她气得舌头打结,扭曲了小脸。

  “给本宫用力的打!”拍拍手掌,秦忆然坐下来。“打完了,就连同那些小子一起扔进柴房里面关起来。每天只准给他们吃一顿饭,不准见荤腥。”

  “等本宫半个月后从北越回来,再好好管教他们!”

  “是!”

  秦忆然说是半个月,结果一直等到一个月后才终于从北越城回来。当她再次见到南宫梓敬的时候。他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

  “啧啧啧,我的好孩子。怎么饿成这样了?”

  “女人,你少给我假猩猩的!”一把拍掉秦忆然伸过来的手,南宫梓敬一脸嫌弃。可是为什么呢?当他再次见到秦忆然的时候,心里面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因为她终于没有忘记自己,回来了吗?

  “你这孩子怎么总是学不乖呢?”秦忆然不禁有些生气。她本以为南宫梓敬吃了一个月的苦头,总会明白在两人之中谁才是真正掌管着他的生杀大权之人。

  殊不想。这孩子竟还是这样犟!

  “什么孩子不孩子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