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连根拔起(1/2)

加入书签

  薛超一时气血上涌,头脑发胀,提着杀猪刀便是冲了上去。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气愤了,但是赵利国的行径,无不是在刺激着薛超的神经。

  恃强凌弱,欺男霸女,狗仗人势,这样的人,最是难以处理,也最是惹人厌恨。

  若是绑了送官,根据先前的经验,人家上边有人,前脚送进去,后脚就出来了。而且,出来以后,很明显的是变本加厉,说不定还要肆意报复,令人发指之行径更胜从前。

  若是听之任之,放任不管,那就是助长他嚣张的气焰,越发的肆无忌惮,越发的不可收拾,越发的无法无天。

  要想彻底的收拾他,就得让他疼,这疼,不仅仅是**上的疼,得疼到他的心里,疼的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这样的方法,有两个,第一,就是来一个官阶更高的人来治他,这个人的官阶要远远的高于赵利国的后台,踩死他,就得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这才是能够让赵利国怕,怕的让他像狗一样跪地求饶。

  这样的人,一句话就是能够震住赵利国,稍微的动用一丁点的力量,就能够产生让赵利国一辈子都是忘不了的疼,疼到肉上,疼到心里。

  但是,越是这样身处高位的人,就越是不能理解黎民百姓之苦痛,指望他们那一群人为黎民百姓做主,那纯粹就是痴心妄想,不是说不可能,也有好官,但是好官毕竟只是少数,这种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趋近于零。

  社会本来就是这样,只要身处高位的人还是过的安稳,只要身处高位的人依旧是锦衣玉食,他们谁会闲的没有事情管下面的事儿?

  只有彻底的爆发了一件令整个社会都是震惊的恶性大事,这才是能够让他们勉为其难的出面管一管。而且,还是要看人的。

  若是有钱有势的犯了事,大不了就是让他多赔点钱,口头上叫嚷着严厉处理,等事情的风波过去之后,无论多大的恶**件,就算是揭过去了,当事人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若是被生活所迫,无依无靠,无权无势的人仇恨社会,犯了大事,那就严肃处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公开,公正,公平,可以博得群众们的一片叫好之声,增加业绩,彰显官府的正面形象。

  所以说,第一种方法,发生的条件比较苛刻,可能性也是太低,简单的说,就是行不通。

  至于第二种的方法,那就是像薛超一样,有一热血之人,撇开世俗刑法束缚,大刀阔斧,管刑法不管之事,平社会不平之处,把那为富不仁,仗势欺人,欺男霸女,恃强凌弱,狗仗人势的法外之徒,统统都是绳之以法!

  当然,这是触犯刑法的。但是,社会已经腐朽,越来越多的人或为生活所迫,或为形势所逼,或为求生求存,或为忍辱偷生,不管怎样,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挣扎生存,苟延残喘,逆来顺受,只为活着,已经是使得这些民众失去了血性。

  人不是生下来就窝囊的,那纯粹是被社会逼的。有权有势的人欺负了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如果是不反抗,还能够好一点,最多也就是挨一顿打,被掀了摊子,被呵斥一顿,经济上损失一点,精神上多忍受一点,如此而已。

  如果是反抗了,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平民,贵族,你去告官,告他欺负你,告他损害你的权益,只是,能告的赢吗?不说官官相护,单单就说财力,打官司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无钱无势,你耗得起吗?

  当然,也可以不打官司,谁欺压你了,你就上前给他讲道理,或者是奋起反抗,只是,这样的结果,恐怕就是人家随便就能够找个由头,把你送进去了。

  人的血性,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被消磨光的,今天欺负你了,欺压你了,你不反抗,那欺压你的人便是会觉得,你这就是变相的服软,不敢惹他。那明天呢,他还会欺负你,欺压你。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想要一劳永逸,就当在他第一次欺负你时,显露血性,十倍百倍的偿还于他,任他是王侯将相,达官显贵,可还敢欺负你,欺压你?

  只有让他肉疼,疼到心里,才能让他长记性!

  不过,当今这个状况,民众多是已经麻木,有人出言制止已属不易,更何谈人的血性?哪里还有血性?

  但是,薛超今日持刀而出,单不论结果如何,一人之血性,能激发千千万万人之血性!

  你若欺我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