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满大结局终(1/2)

加入书签

  一个月后,林素的案子判了。

  原告是被有势力的人罩着的苏正东,加上卓腾差点被害死的那个因素,卓市长背地里有给有关部门施加压力。

  一审判决,林素死刑,卓笛三年有期徒刑……

  邹念和向阳有去听审,全程邹念的心情都是糟糕的,林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在法庭上逮找谁咬谁,可是林素又没有证据,口中说的全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激怒法官。

  在法庭上,林素承认是自己要害死卓腾,因为卓腾是卓市长的私生子!她要上位,当卓市长的妻子,那么就要对付卓市长的儿子和儿子的妈妈!最后,林素承认自己成功的害死了这个卓市长的儿子,也一并让失去儿子的那位妈妈伤心难过,郁郁而终。

  这一切都是她干的,她自豪的承认。

  林素一口咬定卓腾是卓市长的私生子,但这对卓市长丝毫没有影响,因为卓市长证明了,卓腾是自己二弟的儿子,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照顾这个孩子,也是因为卓腾他是卓家的血脉。

  卓市长胡诌的一番话,没人敢论证,除了相信毫无办法。

  在上这个法庭为卓腾讨回公道之前,卓市长就做好了一切的思想准备,在下面,也安排好了一切有关部门。

  一个是堂堂市长,一个是势单力薄犯下杀人罪毫无背景的林素,谁斗的过谁?

  离开法院,外面的天气冷的让邹念缩了一下手。

  元旦假期刚过完阮聿尧就出差了,这几天邹念都是跟向阳在一起玩,出去吃吃饭,唱歌,什么活动邹念都参加,生活丰富轻松起来。

  但是邹念不会晚归,因为阮聿尧每天都打电话来查岗……

  向阳穿了一件红大衣,她特别喜欢红色,白色的手套摘下来放在车里,向阳坐在驾驶室上,问副驾驶上穿着白色羽绒服的邹念:“你觉得,林素还会上诉吗?”

  “上诉也没用,上不上诉都是一个结果,谁能改变卓市长想要的结果?”邹念看了向阳一眼,挑眉说道。“况且她是真的故意杀人,死到临头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嚣张的好像法院是她家一样……”

  “也是。”向阳启动了车。

  车刚开出去,副驾驶的邹念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巴,一股恶心感袭来。

  “没事吧?”向阳把车减速,皱眉问她。

  邹念摇头,缓了缓,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拧眉说:“没事,你突然猛的一开我有点受不了。慢一点的速度开吧。”

  “好的,我再慢一点。”

  向阳把车速减慢,但副驾驶上的邹念还是脸色苍白……

  向阳送邹念回了别墅那边,这一个月里,中间邹母想要搬走过,说别住这个别墅了,尤其冬天,费用真是太大。

  邹念没法跟母亲说,她说多了,母亲会觉得这个女儿已经开始贪慕虚荣,喜欢上了有钱人的日子,不舍得搬走之类的。更会觉得,女儿和阮聿尧还没到不分彼此的程度,金钱上,还是少用人家的好。

  这些其实挺有道理的。

  但是邹念心里清楚,自己和阮聿尧真的早已不分彼此,也许他可以为她花尽所有的钱,只要她开口。

  这段感情,没有言语上的凄美浪漫,没有行动上的轰轰烈烈,但是邹念觉得这段感情仍然是美丽的。仿佛自己是从一个漩涡里,被他伸手拽了出来,被他按在怀里,他只真诚的说一句,愿意保护你一生一世,然后兑现诺言,如此简单真实而已。

  遇到这个36岁的成熟男人,谈了一场实在的恋爱……

  邹念也打算好了,搬出去住,租一个房子先住着,然后等自己和阮聿尧真的定下来了,再做长久的打算。可是这个决定很快就被阮聿尧压制住了,他生气了,他希望邹念可以一切都听他的安排,住他的,用他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问题,他不希望邹念剥夺他一个男人应该表现和使用的权利。

  心中爱着的女人,在阮聿尧的眼中,是要被他这个男人时刻关爱的。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强大,如果他没能做到让自己的女儿无忧无虑,那他就真正觉得自己这个男人做的很失败。

  一拖再拖,邹念周/旋在母亲和阮聿尧之间。

  ……

  邹念觉得自己晕车了,回来就上楼睡觉休息。

  一直睡到吃晚饭,她是被母亲叫起床的,不然还不会醒过来。

  “怎么了念念?脸色不太好啊。”邹母一边跟女儿下楼,一边问了句。

  邹念用手摸了摸脸,吐出一口气说:“可能晕车了,晚上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就好了,先吃饭吧……”

  “晚上你还能睡着?你看你这两天,睡的外面放鞭炮你都不知道。”邹母嘀咕一句,下楼就往厨房走。

  邹念突然下楼的脚步站住——

  是啊,睡得放鞭炮都不知道,最近缺觉吗?工作累吗?似乎都没有!

  “妈,我上楼一趟,马上下来吃饭!”邹念转身往楼上走,她去书房,拿起台历翻看,上个月例假的日子是哪一天,用手指点着台历日期,然后往下看——天呢,已经五十多天亲戚没来了……

  最近事情比较多,让她分心。主要是林素案子的宣判,还有母亲张罗着要搬出去,这些事情都让她分神,导致她完全忘记了例假的日子。

  邹母在楼下喊她,下楼吃饭,不然就快凉了……

  “马上下去——”邹念在楼上的房间里找验/孕棒,上次记得自己买过两盒的,留着备用。但是还没等到用上,例假就来了,只好放起来。

  翻了半天,邹念终于在抽屉里翻出了验/孕棒……

  她下楼。

  “妈,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先吃。”邹念走向了洗手间,东西在衣服的口袋里放着,她深吸了一口气,情绪紧张。

  ……

  邹母等女儿一起吃饭,到洗手间门口问:“念念,你是不是哪不舒服?”正说着,邹母已经伸手推开了洗手间的门——

  此时的邹念,站在洗手间里,手里拿着一支验/孕棒,听到母亲开门的声音,邹念吓得手指发抖,验/孕棒赫然出现在了邹母的视线里。

  邹母再不懂,也认识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瞪大眼睛看着女儿:“这……”

  邹念很慌,心里很乱,但是她又有一点开心,因为验/孕棒上面显示已经怀孕了。这验/孕棒还是挺准的,验过之后百分之九十九可以确定已经怀孕,最终去医院检查一下,只是为了更加放心,和检查健康问题。

  晚饭在谈话中吃完的。

  邹母心里清楚,女儿和阮聿尧都是成年人了,出去约会,和出差那次,一定是在一起过了,当妈的拦也拦不住,再说,也没有当妈的明着拦这个的。但邹母没想到女儿就这么轻易的怀孕了。

  才在一起多久……就怀孕了……

  怀孕了,孩子怎么办?

  要着,还是不要?

  邹母担心阮聿尧会让女儿伤心,担心阮聿尧只是跟女儿玩一玩,担心他说不要这个孩子!担心男人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担心先前他说的天花乱坠,说会跟女儿结婚,等等……但是在女儿说出已经怀孕之后,恐怕那些话都会被他否认!

  邹念心里有底,这只会让阮聿尧无比喜悦。

  母亲之所以担心,是因为母亲还不了解阮聿尧这个男人,等阮聿尧出差回来,拿出实际行动解决这件事,母亲的心就一定会踏实下来。

  ……

  夜里九点,阮聿尧如同往天一样打给邹念。

  “在家?”他问。

  “是啊,今天没出去。”邹念忍住脱口而出的冲动,回答他的话,她也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语气来告诉他。

  “这么乖?”

  他刚洗完澡,洗完澡就准备立刻躺下休息,在外地一个人忙碌了许多天,盼着归家。

  邹念拿着手机,半天没有说话。

  他问:“怎么了?今天心情不好?”

  “不是,我今天心情很好……”邹念吞吞吐吐,半天,才深吸了一口气说:“聿尧……我,我……我怀孕了……”

  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