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21如有来生我还在这里等你结局下(1/2)

加入书签

  出了医院,简颜一路上不语,楚燿将车开的平稳,也只是默默的吸着烟。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给温良言?毕竟温良言才是她的亲人……”简颜说道。

  楚燿将一口烟吐了出来,驾驶着方向盘说道:“等曦睿情绪稳定一点,我们还是听她的意见吧……”

  “可白湛根本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又骗光了张曦睿的钱,我怕她一个人会想不开……”简颜有些担忧的看着楚燿。

  楚燿叹了口气,道:“这几天我每天会去医院陪陪她,看看情况再说。钋”

  简颜没再反驳,而是点了点头。

  ……

  周日,简颜陪着孙晓怡去附近的孕婴买些孕妇需要的日常品罴。

  帮着孙晓怡提着购物篮的简颜无聊的朝着窗外看去。

  窗外,一辆很拉风的黄色法拉利停在门口,白湛正扶着一个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简颜一时间愣住了,看着白湛温柔的对着身边的孕妇嘘寒问暖,她想起来还在医院里的张曦睿。

  简颜很少冲动,而为了张曦睿冲动一回,更觉得有些可笑。

  可即便她这样想,她还是忍不住的冲了出去。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眼前的简颜,白湛的脸色变了变,扶着身旁的女人,想绕过去。

  简颜横在两人面前,将白湛身边的女人打量了一番,长的的确不错,丝毫不逊色于张曦睿。

  女人好奇的盯着简颜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白湛,说道:“亲爱的,她是谁啊?”

  白湛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对着简颜说道:“简颜,你我早已经没了过节,你拦着我的路干什么?”

  简颜讽刺的笑了笑,道:“没过节?我倒是觉得你应该谢谢我才对,要不是当初我在宋酌面前给你求情,你现在不死也得半残了吧?还能有机会在这神龙摆尾?”

  白湛脸色瞬间全黑,对着简颜不客气的说道:“你这女人能不能不这么讨厌,神经病一样,亲爱的,别理她,我们走……”

  说着,拉起那个孕妇的手臂,就朝着孕婴店里走。

  简颜站在白湛的身后,道:“白湛,做为一个男人,你竟然混蛋到了这种地步,张曦睿现在已经怀了你的孩子,躺在医院里接受精神科医生的治疗,你竟然还能花着她的钱,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孕妇听到了简颜的说辞后,转过身盯着简颜看了片刻后,对着一旁的白湛说道:“白湛,刚刚她说什么?谁怀了你的孩子?”

  白湛赶忙一脸慌张的解释道:“亲爱的,你别听她胡说,谁也没有怀我的孩子,我们去别家买……”

  说着白湛就要拉起女人的手走。

  还不等简颜阻拦,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的一个人,直直的扑向白湛身旁的孕妇。

  孕妇被来人撞到,捂着肚子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表情。

  而趴在她身上的人,此时也惨白了一张小脸,眉头拧成一团,先痛苦的叫出了声。

  当简颜看清楚来人是谁时,突然叫道:“张曦睿,你怎么了?”

  张曦睿很快被躺在地上的孕妇推向一旁,痛苦的瘫在地上,额头上因疼痛而布满了细密的汗水,抬起头,伸出手指向身前的白湛,道:“白湛,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禽兽,我张曦睿算是瞎了眼……”

  张曦睿再难完整的说出一句话,直到简颜看着她的身下流出一滩猩红的血水。

  简颜在尖叫,张曦睿完全晕厥了过去,而一旁的白湛则拉起孕妇就跑,还不忘跟着孕妇解释道:“亲爱的,她们都是神经病,我们走……”

  孙晓怡从孕婴店走出来时,被眼前的景象吓破了胆,可她还是快速的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医院里,楚燿和温良言一起赶来,身后还跟来了张曦睿的姑姑张美惠。

  张美惠挤到简颜身前,一脸焦急的看着她,问道:“简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颜简单将事情的经过和张美惠说了一下,张美惠还是一脸懊悔的说道:“这都要怪我,我哥哥去世了,曦睿一个人,是我没照顾好她……”

  一旁的温良言情绪多少有些激动,口中骂道:“艹,白湛这畜牲,看老子不弄死他……”

  直到一旁的孙晓怡瞪了他一眼后,他才消停了下来,自己站在一旁生闷气。

  手术室里的医生是孙晓怡认识的,突然出来对着家属说道:“里面的患者大出血,恐怕要切除子宫,如果不切出,怕是没法保住性命了……”

  所有人愣在了原地,楚燿一脸惨白的重复道:“切除……子宫。”

  就在所有人都愣着的同时,简颜突然开口道:“救人要紧!”

  张美惠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去意见书上签字,并对着医生说道:“救我侄女,只要她平安出来就行……”

  医生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而所有人也都沉默了下去,低着头,安静的连空气流动的声音,似乎都听得到。

  孙晓怡走到温良言母亲张美惠身旁,拍了拍她的手臂,说道:“阿姨,您别自责,等张小姐醒了以后,您还有大把的时间来照顾她。”

  张美惠对着孙晓怡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

  ……

  张曦睿醒来后,就不再说话,就连楚燿她也不看一眼。

  医生说:“现在她不光是身体虚弱,精神状态也出了问题,绝对不能再受任何刺激。”

  张美惠听从了医生的话,将张曦睿送去最好的病房,并雇佣了三名护工一同看护。才放心离开。

  简颜陪同楚燿站在病房外,透过门口的玻璃看进去。

  简颜理解楚燿现在的心情,他一定是很自责,如果当初不是他将张曦睿逼出楷融,也许就不会有今天。

  简颜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直到感觉自己胃里一阵阵恶心,才转身从楚燿身边走开,朝着洗手间一路跑去。

  吐的有些眼花的简颜,看着盥洗台前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呕吐,嗜酸,贪睡,怕冷,月经延迟了半个月……

  想到这儿,简颜突然小心翼翼起来,快速的走去医院的便民开药处,开了一条验孕试纸出来。

  在走去洗手间的途中,简颜想了很多,也许是假的,只是胃部不适,也许是真的,她真的怀了孕,可无论是哪种,简颜都觉得害怕。

  当看着验孕条上粉红色的两道杠时,简颜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

  简颜急于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楚燿听,却在半路接到了宫倾的电话。

  看着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宫倾的名字,简颜的脚步顿在了原地。

  按下了接听键,简颜淡淡的对着手机,说道:“喂?”

  “简颜,想见简姚吗?”

  简颜握在手机的手在收紧:“宫倾,简姚真的在你那?”

  电话里传来宫倾低沉的笑声:“是啊,我把她照顾的很好,你要不要来见见她?”

  简颜对着电话喊道:“宫倾,别在跟我绕弯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还有你们林氏那另一半的药方……”宫倾平静的说道。

  简颜看着不远处依旧站在张曦睿病房前的楚燿,终于说道:“给我点时间,我尽快……”

  “好……”宫倾笑着答道。

  挂断了手机,简颜快步走到楚燿身前。

  楚燿回过头来,看着脸色苍白的简颜,问道:“你怎么了?”

  简颜摇了摇头,勉强弯了弯嘴角,道:“你也知道我是怕血的,一见到不是头晕就是恶心。”

  楚燿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挽起简颜的手,道:“我们回去吧。”

  简颜回头望了一眼病房里的张曦睿后,终于点了点头,答道:“好,我们回家……”

  孙晓怡家里空无一人,温良言打开电话,说带着孙晓怡去见了自己的家人。

  望了空荡荡的房子,简颜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

  她不知道自己肚子里这个脆弱的小生命是否健康,但这依旧是她全部的希望,她爱这个孩子胜过自己,胜过一切,可这样大的喜悦,简颜却不能分享给楚燿。

  楚燿回公司开了个会后,在回来的路上给简颜打着电话,说自己晚上还有应酬,不能去她那里吃饭。

  简颜对着电话沉默了几秒后,才对着楚燿说道:“楚燿,能不能把林氏的药方归还给我?”

  楚燿沉默了片刻后,才答道:“可以,你毕竟才是真正的林氏之后,可你想用它来做什么?”

  简颜的心狂跳不止,最后说道:“我想毁了它,来祭奠我的爷爷……”

  楚燿半晌没有说话,最后只能说道:“好吧,一切随你。”

  简颜从没想过楚燿能够这么轻易的将药方子还给她,放下手机后,心里还狂跳不止。

  ……

  晚饭,简颜并没有胃口吃。

  看着自己做了一桌子的饭菜,自己坐在一旁的沙发里睡了过去。

  梦里有好多张的脸狰狞的朝着自己逼近,有张齐升的,有陈斌的,甚至还有大学里那个曾在陷害了宫倾后出了车祸的男生的。

  简颜拼命的从这些死了人堆里往外跑,却被那些人束住了手脚,挣扎不得,急着用力哭喊。

  脸上有凉凉的眼泪滑下,肩膀上微微一沉,简颜从噩梦中惊醒。

  睁开眼是楚燿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的眼神,温柔的能浸出水来,关心的说道:“做梦了?怎么哭成这样?”

  简颜擦掉脸上的眼泪,从沙发上起身,将楚燿抱紧。

  感受到了简颜的异样,楚燿温柔的拍着她的脊背,说道:“别住在这里了,回去我们自己的家吧。”

  “自己的家?”简颜重复着。

  “嗯……你明早起来收拾好东西,我来接你回去,孙晓怡很快就会和良言结婚的,我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

  简颜的身子顿了顿,转而抬起头,望着他,平静的说:“好……”

  睡前,楚燿将林氏的药方子递给了简颜。

  简颜愣愣的看着那一张黄褐色皱巴巴的小羊皮卷,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楚燿将方子放在简颜的手里,淡淡道:“其实,我也觉得毁掉它才是最好的。”

  简颜抬起头,静静的看着楚燿,道:“楚燿,如果我真的能怀上你的孩子,你会不会很开心?”

  楚燿弯起了嘴角,对着简颜温柔说道:“简颜,就算你生不了,有你在我身边,我一样会很开心。”

  简颜错开与楚燿的目光,平静的点了点头。

  这一夜简颜没有拒绝楚燿的柔情,楚燿也似乎感受到了简颜主动,热情交织在了一起,挥汗如雨。

  ……

  早起,楚燿并没有留下吃早饭,而是匆匆离去。

  简颜从他的神情中察觉到,公司一定是出了事。

  出门前,简颜将一个吻印在楚燿的嘴唇上,贪恋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楚燿,不管发生什么,你首先要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危,知道吗?”

  楚燿奇怪的看着简颜,缓缓点头:“我知道……”

  刚想走的楚燿又被简颜一把拉了回来:“楚燿,答应我!”

  楚燿有些奇怪的看着简颜,随后点头:“好,我答应你……”

  直到简颜满意,他才转身离去。

  看着楚燿的背影,简颜眼角的泪终于滑落,落下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轻微的落地声。

  简颜并没有吃早饭,而是坐在沙发里,许久之后,才拿起手机,拨通的宫倾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宫倾似乎还没有起床,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简颜?这么早?”

  简颜直入主题,道:“宫倾,你先放了简姚……”

  宫倾似乎在笑,没有回答。

  简颜对着手机,说道:“我要看到简姚,才能给你林氏的半张方子,况且,你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我知道,握有楚燿故意撞死人的录音,就在你手里。除了简姚,我还要那份录音……”

  宫倾终于笑出了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开口说道:“好,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简颜的心落了地,挂断了手机后,静静的坐在沙发里等待。

  大约一个小时后,门外的门铃被人按响,简颜弹跳一般的从沙发上起身,跑向门口,将大门拉开。

  出现在眼前的是个身高已经高过自己的女孩子,一身白色的羽绒服下,是一张被冻红了的小脸。

  简颜眼圈渐红,捂着嘴唇,对着眼前的女孩喊道:“简姚……”

  “姐……”简姚颤抖着嘴唇,扑进了简颜的怀抱里,泣不成声。

  沙发里,简颜一遍遍的帮简姚将碎发拢到耳后去,这一年多没有见面,简姚的个子长了很高,14岁的她,已经长的像个大姑娘了。

  简姚伸出手一遍遍的将简颜的眼泪擦掉,说道:“姐,你别哭了,我看了心疼。”

  简颜一边点头,一边答应道:“姐不哭了,乖……”

  说着,眼泪依旧止不住的往下掉。

  看着简姚哪里都好,简颜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简姚表情平静的很,脸上的坚定让简颜忍不住心疼。

  “姐,我一直都在日本,是宫倾带我去了那里,他对我说他很快就会和你结婚,以后你也会搬去日本,所以我们一家人都会在那里定居……”

  简颜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简姚继续说道:“起初,我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很开心的跟着他走,他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给我买了钢琴,帮我报了艺术学校,让我学习影视表演,那段日子我过的很开心,而且宫倾还会时常去看我,买好多我喜欢吃的东西,还有会带去你的视频给我看。可后来……”

  “后来怎么了?”简颜焦急的问。

  “后来,宫倾就变的很奇怪,他时常对着我自言自语,说什么背叛,说什么仇人,有的时候说了一连串我听不懂的语言,我以为他疯了。可没过几天,他又像个正常人一样来看我,我有些怕他……”

  简颜握住简姚的手在收紧。

  简姚继续说道:“后来,他还让人帮我拍电影,把我放到车库,装成被人绑架的一幕,让我嘴里喊着最想见的人,并告诉她是一个姓楚的人绑架我,我当时还以为是哪个导演在试镜,所以本能的就想到了你,所以就一边喊着姐姐你,一边按照宫倾的说法去做,可到后来,我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导演在观戏……”

  简颜突然响起之前误会楚燿时候收到的视频,简颜被绑住,哭着喊姐姐,并说是个姓楚的绑架了她,当时还差点失去了分寸。

  “后来宫倾的行为就越来越怪异,他喜欢日本军刀,搜集了很多很多,而且,特别的喜欢将抓来的小动物,用军刀杀死,还用它们的血泡在白酒里喝,我看了几次都想吐……可这都不算什么,最让我害怕的是有一次,一个叫陈斌的男人,突然夜里找到我,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宫倾做的,他是在绑架我,用来威胁你……当时我还不相信,却还是跟着陈斌逃了出去,可最后还是被宫倾的人逮住……”

  “然后呢?”简颜更想知道陈斌的答案。

  简姚摇了摇头:“我当时还傻傻的以为,宫倾抓错了人,可当我发现陈斌被宫倾亲手打得半死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陈斌说的都是真的……”

  “那陈斌是怎么死的?”简颜突然问道。

  简姚有些惊讶的看着简颜,道:“陈叔叔已经死了吗?!”

  简颜赶忙转过头,叉开话题道:“我也不清楚,我也是瞎猜的……”

  简姚这才点了点头。

  简颜做了简姚最喜欢吃的虾饺,看着她吃完后,才对着她说:“一会儿小怡姐姐会回来,这段时间,你先住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跟小怡姐姐说。”

  简姚疑惑的抬起头,道:“姐,你要去哪?”

  简颜笑了笑,道:“姐姐哪也不去,因为姐姐还要工作,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你呀。”

  简姚信以为真,认真的点了点头,将最后一个虾饺也吃进肚子里。

  看着睡在自己床上的简姚,简颜将手机里的卡拿了出来,放进口袋,将手机放在大床上,转身离开了卧室。

  洗手间里,简颜给自己画上了淡淡的妆,看起来气色还算好。

  将大衣外套穿好后,拎起包包离开了孙晓怡的家。

  ……

  一路上上,雪花飘飘洒洒的从头顶落下。

  简颜踩着脚下的积雪,一步步的朝着不远处的出租车走去。

  宫倾的别墅里,他正欣赏着窗外的美景,大雪纷纷落下,可他的春天才真正的到来。

  因为简颜正一步步的从山下走了上来,小小的身影在一片漫天漫地的雪白中,显得那样娇弱,惹人怜爱。

  宫倾并没有迎出门去,而是看着保姆正将她带进来,自己走回了沙发坐椅。

  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满了清朝的古瓷茶碗。

  宫倾正将一壶煮的刚刚好的茶倒进茶碗,看着袅袅的热气飘散。

  简颜就站在他身前,小脸被冻的有些红,微微喘息着,一如当年大学里那个纯净可爱的女孩。

  宫倾抬起头,弯起清澈的眸子,对着简颜笑。仿佛他们之间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简颜走到他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宫倾将茶杯举到她身前。道:“尝尝,是我亲手为你煮的……”

  简颜的目光落在飘着淡淡香气的茶上,伸出手接过,浅浅的抿了一口。

  “好喝吗?”宫倾笑弯着眼睛看着她。

  简颜根本尝不出味道,却依旧点了点头,道:“好喝……”

  宫倾满意的笑了笑,伸出手将简颜拉坐到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近距离的看着她,说道:“你看,我早就说过,你早晚都会回到我身边的……”

  简颜忍住了胃里的恶心,并不答话,而宫倾的吻却依次落在她的鼻尖,脸颊,甚至慢慢移向她的嘴角。

  简颜嫌弃的别过头去,拒绝了宫倾的索吻,从他怀里退了出来,静静的看着他,道:“录音给我,我给你药方……”

  宫倾笑了起来,将头靠向身后的沙发靠背,眯起眼睛看着她,道:“急什么,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

  简颜起身,向后退开两步,道:“宫倾,你不会说话不算话了吧?”

  宫倾耸了耸肩膀笑了起来,道:“我何时不算话了?我只是在想,我把录音交给了你,你如果带着录音又离开了我,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简颜有些心虚,她的确没打算继续留在这里,只要她一拿到录音,她立刻会将它毁掉。

  “你就不怕我会另外留有备份?”宫倾邪肆的看着她。

  这的确是简颜所担心的。

  看着简颜不安的眼神,宫倾自信的笑了起来,道:“简颜,我太了解你了,你脑子里想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不过,你完全可以放心,只要你交出配方,并且死心塌地的留在我身边,我会尽快的带你离开中国,去日本定居,你放心,那份录音一定会在我们的婚礼那一天,当着你的面毁掉,你要你好好的留在我身边,我保证警察找不到他楚燿……”

  “如果我不愿意呢?”简颜心里还抱有一丝侥幸。

  “不愿意?!呵呵,不愿意,不久后,美国和中国的两面的警局都会收到这份录音,无论是在哪,都一定能把他送上绝路,我当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所有,这就要看你怎么做了……”宫倾平静的说道。

  简颜忍不住的颤抖,手指甲抠进了掌心,疼痛刺激着她敏感神经。

  宫倾将她握的死死的,容不得一点侥幸逃脱的机会,她不敢想,如果楚燿知道她就在宫倾的手里,会怎么样。

  “我有个要求……”简颜开口说道。

  “哦?什么要求?”宫倾感兴趣的转过头看,定定的看着简颜。

  “我可以跟你走,但在我和你去日本之前,你不能让楚燿知道我在你这。”

  宫倾起身,走到简颜身边,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还是怕我会伤害他?啧啧,你爱他都胜过于自己了么?”

  简颜错开宫倾逼视的目光,冷冷道:“我就这一个要求。”

  “好,我答应你!”宫倾倒也干脆。

  而下一刻,不等简颜反应过来,宫倾就已经吻了过来。

  熟悉且又陌生的味道,让简颜的大脑停止了运行,木讷的承受着……

  ……

  当楚燿无数次打不通简颜的电话时起,他就预感到发生了什么。

  顾不得许多,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之后,当他敲响孙晓怡家的门时,发现出来开门的竟然是简姚。

  简姚愣愣的看着楚燿,问道:“你是?”

  楚燿顾不得简姚对自己还有没有印象,而是直接开口问道:“简姚,你姐姐呢?”

  简姚揉了揉惺忪的睡觉,道:“不知道啊,她说她要工作,会很忙,可能去公司了吧?”

  楚燿当然知道简颜没在公司,一把推开身前的简姚,走进了简颜的卧室。

  卧室里除了大床上一部简颜使用过的手机以外,什么也找不到。

  楚燿快速的将手机的后盖打开,正如他所想,里面的手机卡,早已经被拿了出去。

  门外传来了刚刚回来的孙晓怡的尖叫声:“简姚,你怎么在这?!”

  楚燿推开卧室的大门,拿着空空的手机,对着孙晓怡,开口就问:“孙晓怡,简颜去哪了?”

  孙晓怡被问的一脸莫名其妙,看了楚燿两眼,才说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刚刚才回来,好不好?”

  楚燿顾不得和她废话,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孙晓怡忍不住在身后大喊:“唉?楚燿,简颜到底怎么了?”

  “你别管了,照顾好简姚……”

  说完,楚燿大步的离开孙晓怡的家。

  ……

  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别墅,在大雪中显得有些孤立,却依旧掩藏不住它的气派。

  当宫倾笑着看这楚燿正被保姆从门外带进来时,对着身边的简颜,说道:“既然你不想他知道,你在这里,去我卧室里躲躲吧……”

  简颜贪恋着窗外楚燿的影子,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