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2)

加入书签

  “都可以。”滕暮山注意到路人时不时投来的视线,“不如去食堂?你本来也打算去吧。”

  “那,那行。我们食堂刚装修完,二楼可漂亮了。”

  一般情况下,学校食堂是各种黑暗料理的产出地,但这里直接承包给了外面的餐馆,所以食物味道不错,刚换了装饰的楼层也显得很漂亮。滕宁考虑到滕暮山的性子,选了比较偏僻的座位,又亲自去打饭。不过由于他名气挺高,最近又是八卦中心,食堂里许多人窃窃私语起来——

  “不是说分了吗?”

  “谣言吧。”

  “啊,我还以为有机会……”

  “算了算了,人家恩恩爱爱,哪容得下我们肖想?”

  他们说话的时候,滕暮山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加上联想和猜测,大概明白了他们在谈论的话题。等滕宁回来,见到的就是他神态轻松的模样,顿时疑惑了:“发生什么了吗?”

  “没事。”滕暮山轻声答道,“先吃东西。”

  不动声色喂了旁人一波狗粮,两人解决了午饭,离开饭堂后直接去了校外,滕暮山依旧在上次住过的地方订了房。滕宁驾轻就熟,到晚上直接换上对方的衣服,露着两条大长腿趴在床上看书。这次滕暮山带的是他曾经很迷恋的爱情小说,重温一遍,滕宁的心情与以前大不相同了。

  “觉得好看吗?”他问。

  滕暮山沉思片刻:“还可以,就是逻辑差,剧情有很多漏洞。”

  滕宁笑了笑,爬起来搂住对方的脖子:“爱情小说看什么剧情……不是,你看那些描写,就没感觉?”

  “写得太不科学。”滕暮山回应得很正直。

  想起有床戏那页被折了角,滕宁觉得没准像对方说的,只是为了学术研究。他放弃不成功的调情,将书扔回桌面,转身扑倒许久未见的人:“那我们来做点科学的事情。对了,我过生日,你要不要帮我实现愿望?”

  “什么?”

  “我要在上面。”

  滕暮山从未想过对方会有这样的要求,但转念一想,这似乎很合情理,于是他点了点头:“可以。”

  居然如此顺利,滕宁几乎兴奋到忘乎所以,幸好还记得要前期准备,才冷静下来。滕暮山似乎对位置不怎么看重,仅仅在身体感觉不适时皱了眉头。滕宁赶紧用亲吻安抚对方:“你,你放松一点。”

  “橘子味。”滕暮山被抵着舌尖亲了一口,然后含糊地说道。从他的眼中,滕宁能读出不明显的爱意,深沉如海面下的冰山,又好似地壳下隐隐沸腾的岩浆,这么矛盾,又这么和谐。

  欢愉并未持续太久,滕宁如愿以偿,完事后还不住地抚摸着对方身体,笑容满面。滕暮山已经清醒过来了,感觉腰有些酸,除此之外一切都好,便放任他做小动作。以前他很少陪这人过生日,这次就算是补偿吧。

  第31章第三十一章

  事实上,滕暮山错估了年轻人的活力。

  他以为先前自己一晚来三回已经是极限,谁知滕宁兴致高,没等他缓过来,手指又不安分地顺着腰侧一路下滑。庆祝生日的蛋糕被正经吃了一小半,剩下的全用在床榻上,奶油黏糊糊沾了他全身。用作捆绑的领带是过去滕宁送的那条,也脏兮兮了,散发出奇异的混合味道。

  年纪小的人,总有“肆意”、“冲动”的特权,所以后半夜滕暮山着实有些气恼,却也生受了对方的折腾。

  将人翻来覆去吃得满足,天鱼肚白时,滕宁终于满头大汗地翻身下来,扶着眉头紧皱的滕暮山去浴室,随后毫不惊讶地被锁在门外。他笑了声,伸手摸摸背后隐隐作痛的抓痕,拿手机换个角度拍下来一看,果然层层叠叠,足以看出昨夜有多疯狂。

  “唉。”滕宁小声感叹,“忍不住啊……”他没有滕暮山当初那么懂分寸,胆子被宠大了,想索取就索取,只是这样的极乐也许很难再尝。

  另一边,滕暮山躺在浴缸中不想起身,溢出来的水淌得满地都是,热气悠悠升腾,镜子上尽是水雾。他不需要去看,便清楚自己后颈必定呈现深深的牙印,过去滕宁虽然也会激动到咬破,但这次是真正的标记行为。beta是无法做到永久标记的,只能在一次次的r_ou_体交流里加重彼此身上的气味。

  等滕暮山做好心理准备打开门,一塌糊涂的床铺已经变得干净了,那几个鼓胀的套子被转移到了垃圾桶。屋里很暗,窗帘拉得密不透风,而滕宁光着身子站在墙边玩手机,也不知道刚才服务员上楼是什么反应。

  “洗完了?”见他脸色微变,滕宁挑眉,竟然心有灵犀般解释了,“我打电话叫人送东西到门口,自己接过来换的。”

  原来还懂廉耻,滕暮山暗想,仿佛怕伤眼似的狼狈地移开了视线:“你脏死了。”

  好不容易都穿戴整齐,中午阳光灿烂,正是餐馆人气最旺的时候,浓郁的饭菜香味弥漫在空气里,点菜的、结账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没条件亲自下厨,滕宁唯有选了家口碑不错的粥店,要一锅据说补血补气的猪杂粥,搭配鲜r_ou_馅的小笼包。尽管闹得厉害,可滕暮山没受伤,盯着碗里的粥全身都别扭。

  发觉他不动勺子,滕宁关切地问:“不想吃?我去隔壁给你买别的——”

  “不用。”滕暮山扯住对方衣角,“你安静坐好。”被做了一夜,又不是变性成omega,他自问没矫情或者弱到需要这种照顾。在他的认识中,下方的风景还不错,不过腰会酸软,以后若是碰上第二天要上班的情况,他绝对要拒绝滕宁的恳求。或许等滕宁毕业了,找到一份工作,他们可以协商一下位置和次数……

  考虑了一通有的没的,不知不觉中,滕暮山喝光了滕宁盛给他的粥,结果对方胃口大,又追加了一份才让两人都填饱肚子。他们告别店里锅碗瓢盆的声响,沿路旁的树荫慢悠悠地走,滕暮山不愿回去躺着,滕宁只好小心翼翼陪他。

  街上每间店的风格都不同,火锅店门前铺了白色光滑的瓷砖,新招的兼职工时不时拿着拖把转一圈,地板就重新光亮得如同能映出人影;零食店旁有个巨大的糖果娃娃,歪头看着过路人,通电后还能唱歌;果汁店的木地板塌了几处,但没人有空修理,排长队的客人焦急地等待一杯两杯甜腻的液体。

  然而新开的书店不在这边,在二楼,旋转楼梯设计成书本堆砌而起的模样,走在上面犹如踩着无数渗出墨香的文字。店里还有小吧台,滕宁从店员手中拿过奶茶,吸管很粗,那些黑珍珠密密匝匝沉在底下。他穿过一个又一个书架,意外地在爱情小说区找到了滕暮山——对方有些慌张地把书塞回去,假装只是一时好奇。

  “这是下册啊。”滕宁走近。

  滕暮山自然也看到了书脊上印着的字,欲盖弥彰:“我随手拿了而已。”这种书,居然光明正大出现在市面上,肯定是出版审核没做好。他不太了解私人小店的特色——无论是冷门的孤本,或者尺度略大的书册,都很容易在这里找到。

  但滕宁偏要戳穿:“喜欢就看,喏,我们去坐下休息。”说完,他取走那本下册,硬拉着对方占了涂成蓝色的小圆桌和椅子。书店特意留出一块地方充当阅览区,这会人很少,只有一两个埋头苦读的学生。“校外的人去图书馆挺麻烦,不然我直接带你过去,环境更好。”滕宁收回目光,颇有些可惜地说道。

  为了表明自己对爱情小说兴趣不大,滕暮山故意忽视了那本被推到手边的书,反而阅读起以生死为主题的文集,里头也涉及医疗人员的见闻,很能带来同感。被他不为所动的模样激发了骨子里的些许恶劣,滕宁边喝奶茶,边摆出无比专心的架势看书里酣畅淋漓的床戏。起初相安无事,渐渐地,滕暮山诧异于对方的安静,不自觉抬眼瞧了,发现这人一手捏着吸管,舌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舔。动作并不夸张,却显得无比暧昧,暗示意味十足。

  滕暮山皱了皱眉,看向被摊开的书页,稍微能看清上边的语句:“……双唇微张……小舌来回地扫过……知道怎么伺候才舒服……”突然意识到滕宁这番举动的缘由,他下意识把头别到另一边,眼睛朝窗外的行人望过去。

  有所察觉,滕宁偷瞧了眼,立刻嘴角上扬,不再虐待可怜的吸管。昨晚他对滕暮山做过类似的事情,比小说更热烈,幸福得不真实,对方故作镇定的态度着实令他回味无穷。爱与下半身时常分不开,但滕宁觉得遇到了滕暮山,他才对床上的事念念不忘,对方也乐意奉陪。他的欲是滕暮山,所求的也是,并对此庆幸与感恩。

  下午的三四点,他们身处各种书籍之间,想的却是对方,周围的人丝毫不觉这是一场隐秘的调情戏码。中途下了一场小雨,很快停下,原本脱了外套顶在头上奔跑的小情侣钻进店外的遮雨棚,一直牵着手。天空是十分清澈的蓝,随着傍晚的来临,转为明丽的红。

  这晚回酒店,吃过晚饭,滕宁拉过偶尔会悄悄揉后腰的人,给对方按摩。他先搓热了手心,再挖一点回来时从药店买的活络膏,耐心地涂抹在对方皮肤上。滕暮山身形不是纤细的那种,腰腹力量不弱,滕宁摸着摸着就有些心猿意马。“你干什么?”感觉这家伙的手越来越往下,滕暮山顿时警觉。

  “你腿不难受?”滕宁眼睛黑亮亮的,“药膏还有很多。”

  滕暮山冷漠:“你,下,去。”

  于是滕宁乖巧地挪开了,否则,他自己的腿可能就要难受了,被打折那种难受。况且一时兴起占便宜,往后铁定得付出相应代价,滕宁没忘记之前被滕暮山按着猛干,最后狼狈地不断喊对方名字以求释放。

  屋里的窗帘一直没拉开,关了灯,瞬间变得黑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