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庄家(1/2)

加入书签

  坐在后院的石凳上,翘着一个二郎腿,秋宇翔悠闲地打量着周围布置。在小院后面是一个微微起伏的山脉,一条小何绕着小院顺着地势缓缓流淌,山清水秀,正是一个玉带缠腰之局,看来当初修建这座小院的人也是一个风水高手了。

  庄家所有人几乎都在前院接待着客人,即使大年三十,来拜访庄建国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能够来到这里的,自然也不是普通人,要不是和庄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不就是庄建国一手提拔之人,加上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封疆大吏,拥有巨大的政治能量,在这两人的支撑下,即使庄建国逝世,庄家依旧可以在华夏政界屹立不倒了。

  秋宇翔对这些东西很不感冒,一个人悄悄离开了那略显严肃的大厅,来到这个没有人打扰的后院,独享起难得的休闲来。

  “在干嘛呢?”有点无聊的秋宇翔拨通了蒋玉纱的电话,他现在发觉对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自己有点想念了。虽说昨天才见过面,但是忍不住还是想听听她的声音。

  “做饭呢,别打扰。”蒋玉纱心不在焉地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

  “额。”秋宇翔脑子里一下闪现出上次蒋玉纱所做的那盘号称的“佳肴”,忍不住胃子一阵翻腾。

  “在帮我……我妈做。”蒋玉纱清晰的听见了秋宇翔喉咙里压抑着的怪声,嗔怒地说道。

  “哦。”秋宇翔心中涌起一丝欣喜。从蒋玉纱的语气中,似乎她和母亲的关系有所缓和,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袁芳借尸还魂的说法,还是感受与这么多年凌玉对她的关心,总之两人之间关系的改善,最高兴的应该就是蒋天成了。

  “明天记得早点过来拜年。”蒋玉纱似乎有点羞涩,说了一句后便马上挂掉了电话,留着秋宇翔一个人拿着电话在后院傻笑着。

  “哥,又给蒋姐打电话了?”庄玉茹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看着正坐在石凳上傻傻发笑的哥哥,忍不住调笑着说道。

  “你怎么不陪着老妈,跑这来干什么?”秋宇翔收起了那一副陶醉的模样,白了妹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我来搬救兵的。”庄玉茹一下想到自己过来的意图,小脸一下气鼓鼓地说道:“那些客人都走了,一家子人就知道冷嘲热讽的说妈妈,你快去吧,妈都快气疯了,要不是爸爸压着,老妈早走了。”

  “哦?”秋宇翔眼中闪过一丝青光,脸sè一下变得yin冷起来。

  “庄思军是干什么吃的?就看着老妈受欺负?”听见妹妹所说,秋宇翔一下就明白了前院是个什么情况,庄家人的德行他是领教过的,连带着对庄思军也忌恨起来。

  “老爸也红脸了,我看也快忍不住了。”发现哥哥的脸sè有异,庄玉茹连忙解释着说道。在哥哥若有深意的眼神下,连忙眼光躲闪起来,小脸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你呀。”秋宇翔拍了拍妹妹的小脑袋,转身便向前院走去,原本一脸宠爱的神情,转瞬之间便yin沉下来。看着哥哥挺拔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庄玉茹吐了吐舌头,蹦蹦跳跳得连忙跟了过去,在她看来,有老哥出马,庄家的那些讨厌的人肯定不会那么猖狂了。

  在庄家小院的大堂里,一家人坐在一起。庄建国和黄淑珍自然端坐在正首位,在他右边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头发梳的光亮,穿着一身西服,身材魁梧,jing神矍铄,尤其一双几乎持平的眉毛和薄薄的嘴唇,看得出是一个严厉风行的人。此人静静坐在太师椅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威严,让人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一看便知是经常身居高位的人才能具有的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这人便是庄建国的大儿子,庄思国,现任贵省省委书记,是一个独断专行,颇有政治手腕的人。此时的他正眼带讥讽地看着不远处的张晓霞,嘴角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在他心里,商人永远是上不了台面的,家里对庄思军婚姻反对最强烈的就是他,对于在商的张晓霞,即使生意做得再大,在他心里也是一点地位也没有的。

  在他下首,坐的正是庄思军。此时的他,脸sè发青,眉头深深皱,想不到好不容易劝说妻儿一同回家过年,家里人却是这么一副表现。虽说之前经过自己的力争,老爷子也勉强同意了不再针对秋宇翔。原本以为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不成想,当真正相处在一起时,他才发现虽然自己在政治上有着成熟的手腕,敏锐的嗅觉,但是在亲情上,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在两人对面,坐着的正是自己的妻子。庄思国的妻子关悦,是一个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妇人,穿着端庄,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只是在其眉宇之间,带着丝丝傲气。作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