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怒伤三(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噢?”叶凤甚是惊奇的扬声问道,“怎么个玩法?”墨女笑得有些神秘,勾勾食指示意叶凤附耳过来。“妖儿怕血吗?”“怕血?”叶凤放声大笑,笑得眼角有了湿意,像是听到生平最大的笑话,“在我眼里早分不出血与水的区别了。”“呵呵,那就好。”墨女的笑让叶凤越来越觉得莫名其妙,随口问道:“怎么个好法?”“想知道就要先帮我做一件事,事儿做完了我们才可以开始,今天我就教妖儿一种新的玩法。”墨轩仓库中,昏迷着的一男一女正是德心殿的喜儿和小太监。“认我弄来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吧!”叶凤讨宝似的拉着墨女,一张脸尽是得意洋洋之色,唯恐墨女不知她是如何的利害。“好啊,可以开始了,不过得先让他们醒过来啊!不然就不好玩了。”叶凤却也爽快,上千两步,对这两个人随手点了两下,昏迷的两个人还真的悠悠转醒了。不过,似乎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看到两张笑得诡异的陌生的脸,才惊叫着往后退去。“这里是哪里!”喜儿一方面后退一方面叫着,她明明记得她在德心殿的偏房里睡得好好的,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这里是墨轩。”墨女好心的为战战兢兢的两个人解说。“是我让妖儿带你们来的。”斜了眼一脸趣意的叶凤,墨女一点都不在乎拉她下水。“墨贵人你好大的胆子,皇后的人你也敢绑,识相的话就放了我们,不然,明天皇后看不到我们,你们墨轩就完蛋了。”喜儿在宫里面时间比较久,壮着胆子喝道。墨女也不怒,却也不惊。依旧是笑呵呵的。“喜儿姑娘这么说我可是冤枉我了,我墨女哪敢绑喜儿姑娘,今日请姑娘过来纯粹只是为了看戏。”说着墨女看向叶凤,语似不快,道:“妖儿还愣着干嘛!还不给喜儿姑娘看座。”叶凤脸上的疑惑更浓了,却也没有违背墨女的意思,扯了个凳子扔到喜儿旁边,还不忘嘟囔了句,“当真也只有你敢把我当丫鬟使唤。”墨女的言辞喜儿有些狐疑,但也不想刚刚那么恐惧,想她也是惧怕皇后,就更加放肆了些,坐在椅子上,言语间倒是比墨女更像个主子。“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回德心殿了,皇后娘娘离不开我的。”说着拉起小太监就想离开,被叶凤挡了下来。“呵呵……谁准你走了,我还没看戏呢。”“是啊是啊。”墨女也出声应到,上前把喜儿和小太监拉开,又把喜儿按回凳子上。“姑娘还是静下心陪我们一起看看吧。”今天的墨女怪异的利害,喜儿心生狐疑,一直以来都是安安静静的不多说话,一味退避,连那天大殿之上也是被惹恼了,何曾见过如此邪魅的样子。墨女嬉笑着走到桌边,一翘腿毫不淑女的坐在桌子上,早没了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