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6 部分阅读(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担忧了好阵子:儿子身为狮鹫不好好学习狩猎技巧,整天追著昂家的那个红小子算个什麽事啊!然而佩恩的看法却和他的正好完全相反。在佩恩看来,儿子现在总算是像个正常的孩子了。

          “雷因兹现在这副活泼的样子,比起以前不是要好很多吗?”推开窗,佩恩单手撑住下巴靠在窗台上。他笑眯眯弯著眼,视线不紧不慢追捕著儿子那道欢快奔走的身影。是时候了,他和伊格萨斯是时候离开狮鹫谷去完成‘某些事’。当然,也要带上他们顽皮的小雷因兹。

          “谷里的事都安排好了吗?”佩恩撑起上身,脑袋微微向後仰。伊格萨斯搂住他的腰,顺势低头落下吻。仅仅是蜻蜓点水般的短暂接触,却如既往的甜蜜和火热。

          松开伴侣的唇,伊格萨斯拉过佩恩圈在自己怀里。“都安排好了,你想什麽时候走?”

          “明天吧,我有些等不及了。”

          “好。”

          “噗嗤”

          连串银铃般的低笑,接连不断从佩恩嘴里溢了出来。伊格萨斯有些莫名其妙,他松开手臂,转过伴侣的身体,让他面向自己。

          “你在笑什麽?”

          佩恩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夸张地揉揉肚子,拳打在了伊格萨斯肩膀上。

          “我在想象,父亲看到我们会露出什麽样的有趣表情哈哈,笑死我了,肯定非常有意思,他说不定还会吓晕过去哈哈!”

          “喂喂”

          “呵呵你准备好了吗?”

          “?”

          “我啊。”佩恩勾起嘴,伸手圈住了丈夫的脖颈,“我可是父亲最疼爱的孩子。你准备好从他身边带走我了吗?”

          “当然。”挑挑眉,伊格萨斯笑的有些邪气。“你早就是我的了。”他打横抱起佩恩,直接将人甩到了床上。

          “这是我们待在狮鹫谷的最後晚,是不是该好好利用下。”他说完手也没闲著,握住佩恩修长白皙的手腕,禁锢在了身侧。

          伊格萨斯俯下身去舔吻佩恩的唇角,听著对方从鼻腔里发出丝媚到骨髓里的呻吟,他低低的笑了,醇厚的笑声带动胸腔的共鸣,震的佩恩连指尖都酥了。

          伊格萨斯狡猾地绕开了佩恩敏感的唇,选择沿著纤细的脖子路向下。他湿热的吻停留在形状美好的锁骨上,就像只野兽样饥渴的吮吸啃咬。

          佩恩长长的眼睫颤抖著,眼帘半垂;他几乎是半骑在伊格萨斯身上,双腿叉开,微微仰著头,主动将脖子送到伴侣口中,身体更是随著对方的挑逗有节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