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5,颜,我在情深处等你(终)(1/4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你能不能不要太偏激?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很多事情你知道不可能发生可你依旧会疑心,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质问呢?就像今天,就算我陪宫子岳的女儿玩了一天,那又能代表什么?难道我会因为这个忽然出现的人而放弃你吗?或者你觉得就因为我喜欢那个孩子,就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你觉得说得过去吗?你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再赌气的质问我好吗?请你对我宽容一点,多信任我一点,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

          她句句诚恳,望着他的眼睛。

          唐肆爵深知她说的是事实,可心中的不快却怎么都消散不了。

          他能不知道有些话一出口就会伤了彼此间的感情?可他若能在面对他时还能将自己情绪收放自如,这些年就不会被感情压制从而失去了他身居高位的从容和淡定。

          “宫子岳这人,多次打乱了我们的生活,颜儿,他的出现,我不能宽容。不是对你,是不信宫子岳的为人。当初他为什么落荒而逃?对我们造成那么大的伤害之后,这次带个小孩儿回来就轻松化解了对他的仇恨,你就没想过,他带来的那个孩子,也只是他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

          颜雪桐推开唐肆爵,独自进了屋子。

          双手叉腰,背对着他。

          “唐先生,以己度人就是你这样对吗?”

          唐肆爵叹气,他不想把事情说得这么残酷,她并不知道商场中人比这更阴险,他不过是稍微提了一句宫子岳的本性而已,就招来她这样的质问和鄙夷?

          到底还是太单纯了。

          唐肆爵一口气卡在胸口,堵心堵肺的难受。

          但回头一想,他从她还是青涩时就接了过来,还天真着他应该高兴。

          “不是我以己度人,这是宫子岳的本性。”唐肆爵长长吐了口气朝她走来。

          颜雪桐看他,垂眼,目光落在他脚上:“不换鞋了?”

          唐肆爵微微拧眉,垂眼的同时,意料之中皱了下。

          颜雪桐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进了房间:“我先洗澡,晚饭家里吃还是出去?”

          唐肆爵换了鞋进屋,听见她问话,直接进了厨房。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冰箱里食物不多,顶多还有明天早上的,冰箱里的食物向来只有一天,唐肆爵不在意吃得多好多精致,但一定要新鲜。

          打开冰箱门一看,果然如此。

          一颗苹果,一串葡萄,几个山竹,另外几片面包以及几个鸡蛋,仅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