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九(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花千木在自己的房间里想着刚才生的事。有一点出乎她的意料,他本来是想等失魂来的时候告诉他李凌还活着,然后自己看着欧阳子川失魂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得像一束烟花一样从地面上一下就弹了起来消失在了蓝天里,然后等落下来的时候激动地摇着花千木的肩膀问她在哪里?不过事实貌似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李允呢?”花千木拧了一下白色的头很多水掉落在了地上。然后推开门问走廊里的人。

          “他没和你一起回来。”一个人说着。

          “。。。。。。”花千木回到屋子里换了件衣服擦干自己头后,想着现在应该生的事,笑了笑,继续擦着自己的头。

          -----------------华华丽丽的分界线--------------------------------独孤凌夜欧阳泽-----------

          “你怎么了?”欧阳泽整理好衣服来到花千木的院子后看到斜倚在树上的独孤凌夜问道。不过看见他手上的面具又问了一句“计划还要继续进行吗?”

          “当然。”独孤凌夜看了看手上的面具说道。

          “你确定这样做了你不会后悔?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欧阳泽面无表的说着。

          “不后悔。”独孤凌夜说完之后就内力把花千木的面具震碎了。独孤凌夜突然看着欧阳泽问道“你和那个男孩怎么样了?”

          “我最近有一点不太正常。比如说。。。。。”欧阳泽对独孤凌夜说道。“我在想我要不要杀了他。”

          “我在三年前在这棵树下面埋了一坛三十年的陈酿,如果你杀了那孩子我就把这就送给你当礼物。”独孤凌夜笑着说道。

          “我杀了他你就把酒送给我,这是一笔交易吗?”欧阳泽问独孤凌夜。

          “送给你疗伤啊。人心中有牵挂就是会变傻啊。”独孤凌夜突然笑着说道。

          “我会变成你们这种有七六欲的凡人吗?”欧阳泽

          “六欲?我看从今天起我就不用往你的房里送男人了,你都有心爱的人了,我岂能棒打鸳鸯?”独孤凌夜一边笑一边着说。

          -------------------------花千木----------------------欧阳子川---------------------------

          “子川。”李玲一边哭一边抱紧欧阳子川,生怕她再逃走了。

          “凌儿。”欧阳子川看了一眼李玲后声音颤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