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八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花千木不知不觉走得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隐约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走到墙角,转了一下身后,一把刀迅速从花千木的袖口飞了出去,花千木看到跟着自己的人是失魂后,甩了甩袖子转过身去,大步向前走着。

          “好歹我也是你爷爷,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失魂抓住拿一把刀问着花千木。

          “我是你大爷。”花千木说玩后感觉什么地方不对,瞬间就把一把刀架在了失魂的脖子上“老头儿,你听见什么了?”花千木一边看着刀笑一边说道。让失魂感觉很不好。

          “我让你叫我师傅你不叫,我已经快要八十了,你也就二十一二,我总不能让你叫我父亲吧,所以只能让你叫我爷爷了。”失魂看到花千木听到自己的后火把刀收了起来后,在心里默默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老头你是从什么事或开始跟着我的?”花千木用着自己的背影问着失魂。

          “两日前,那个年轻人当年伤你那么深,想不到你现如今却原谅了他。”失魂用一个老者应有的姿态和花钱木说话。

          “或许是我太懦弱。”花千木。

          “那只能说明你放不下他。其实着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那么一个人,明明在心里过无数次誓,说要忘了她,可以见到他时,自己才现自己多么荒唐。怎么会忘得掉?”失魂像是回忆起了自己的痛苦往事,一边苦笑一边说着。“你该不会真是要让我和你在这大雨中聊人生吧?”失魂突然站到花千木的前面问道。

          “你还记得要怎么回去吗?”花千木看了看周围后一脸茫然地问着失魂,因为自己刚刚只知道要向前走,却忘记了看路。

          “这边。明明已经可以和独孤凌夜正常交谈了吗?为什么还不要让他看到你的脸?”失魂一边带路一边问着。

          “因为不想想被伤害第二次,我想用z的身份去和他交谈,如果我是z他如果又骗了我,或许那个时候我还有花千木的身份。还有我这一张脸,漏出来也是很好。”花千木细心的解释着。

          “爱这东西可真动不得啊。到了。”失魂堂看着眼前的酒楼说道。

          “堂主。”一个店小二看见失魂后激动的说着。

          “子川。”一个接近颤抖的声音说着。

          “。。。”失魂看到那一张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见过的脸后。莫名的想逃。刚刚转身,就被花千木的一只手拽住了。“好不容易来一回,吃了饭再走吧。帮堂主拿一件衣服去李玲姑姑的房间里去换啊。”花千木一边吩咐小二一边在心里补了一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