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二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坐在屋檐上的的花千木看着月亮出来接替太阳,就骂了一句:“那两畜生该不会还没干完呢吧。”然后就据需看着天空。

          “姑娘。”

          “恩,有事吗?”花千木一看是李凌就问道。

          “我看姑娘睡不着,所以来陪陪你。”李凌说完后就用轻功飞了上来。“那天与你在一起的公子是。”

          “我的一个朋友。”花千木似乎并没有猜中他要问的是这个问题。但还是说道。

          “真的只是是朋友?”李凌完全继承了失魂的老顽童的精神问道。

          “我喜欢他,在三年前我忘了他,我以为我忘了他,我们会相见就是一场误会,然后随着这场误会我们在一起呆了三天,然后相隔三年没见,直到今天。我现在都分不清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三年前我说过我会忘了他,三年后我好像忘了我们之间的恩怨。”花千木看着李凌,不想一会被套出什么话来,所以自己全盘托出。只是说话也伤感。

          “那姑娘你很爱他。”李凌用着那一种逝去的青春的眼神看着他。

          “你和那老头是怎么回事啊。”花千木

          “我啊,嗨。我和她是青梅竹马,我是李家的长女,他是李家的世交司徒家的长子。可有一天他对我说失魂堂有事了。有人要造反,他必须去处理,叫我不要去等他。”李凌

          “你等了他五十年。”花千木有一些不可置信的问。

          “人生在世也就是匆匆几十年,觉得对的事就应该去做啊。”李玲笑着面对花千木的不可置信。“姑娘天有一些晚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一点歇息吧。”

          花千木一下就跳在了地面上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花千木一脚踹开房门。看到坐在床上衣冠不整的欧阳泽。当然还有左边脸上的五个手印。

          “小美人来了。”欧阳泽问着。

          “我药的剂量下大了?”花千木看的欧阳泽的样子不解的问。

          “没有,很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李允你是从哪弄来的?”欧阳泽一边整理她的衣服一边问着。

          “捡来的。你还记得小菊吗。”花千木坐在凳子上问欧阳泽。

          “当然记得,那个对你死心塌地的丫鬟。”欧阳泽系好了腰带,抬头和花千木说。

          “别误会,他是李千雨的人。”花千木看着欧阳泽说。

          “和李允有什么关系。”欧阳泽听她说完一句话问。

          “别打断我,我叫小菊回来后她应该是遇到了一个有钱的男人,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