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你先告诉我你是他什么人吧,不然你永远也无法知道他在哪。”花千木在一旁毫不担心的问着。她不吃这一套。

          “我是他的朋友。”李凌说。

          “好吧,先吃下午饭吧,明天你带我走出这一片竹林,我带你去找他。”花千木说完后就坐在桌子上。

          “恩。”李凌说完后去厨房炒菜。

          “想不到你对老人也不会心软。”独孤凌夜在一旁看着花千木。

          “这不是心软不心软的问题,而是对我有没有用。”花千木。

          “先走吧,走得快的话,天黑之前就能出去了。“李凌不但没有端来饭,反而说道。

          “走吧,”花千木没有计较,因为吃饭对他来说本来就不是一件重要的事。

          李凌带着花千木左转右转终于出了这一片竹林。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您真厉害啊。”独孤凌夜完全不顾手臂上的伤对李凌说。

          “公子过奖了,只是不知姑娘刚刚说的话还算不算数。”李凌有一些担忧的问着。

          “当然,一九鼎。”花千木弄了一下面具信誓旦旦地说。

          “独孤公子,那我们先走了。”花千木一脸凝重的说,让独孤凌夜有种不好的预感。

          “告辞。”李凌也很官方的说道。

          -------晚上-------夜王府------书房--------独孤凌夜---------欧阳泽----------

          “欧阳泽,滚去一边。”独孤凌夜愤怒的冲着欧阳泽喊着。

          “不要啊,额,恩。。”欧阳泽在那里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去妓院找女人啊。”独孤凌夜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你知道啊,我不喜欢女人的。”

          “但你那东西还在。”独孤凌夜继续打趣的说道。

          “把解药给我。”欧阳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这是我三哥下的药,我怎么会要解药。”

          “你有一颗药,可以解百毒。给我。”欧阳泽继续从牙缝里挤字。

          “哦,这颗药呢可以延长24的时辰,一天之后你要是还没解决就别怪我了。”独孤凌夜说完就走了。

          欧阳泽吃完解药后感觉到自己没事了,就像最大的酒楼走去。

          那两人是冲着独孤凌也来的,而那些人却是冲着我来的,我来这里的事只有老李知道,难道。。。

          “来人啊,叫老李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