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桔年跟着唐业上了一辆在暗处等待已久的陌生的车子,一路疾驰,穿越整座城市,最后停在了一个人迹罕至的港口

          除了停靠在岸边的唯一一条乌油油的船上亮着盏渔灯,四周一片黑暗。然后,桔年看到除了他们和没有下车的司机,那岸边只有一个女人。

          那个一直背对着他们的女人之后有短暂的踯躅,他没有说话,但是桔年可以从他那一瞬间的指尖和眉梢感觉到他的心凉了下去。

          那个一直背对着他们的女人闻声转过身来,打量着唐业,还有他一直牵着的桔年。她跟桔年年纪相仿,长发在脑后随意地绾了个髻,桔年的存在显然不在她的意料之内,但是她只是挑了挑眉。她很容易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无论怎样千变万化,没有什么可以让她乱了阵脚。

          烈士陵园的拆迁计划已势在必行。动之前,韩述陪着桔年在多年后再一次沿着熟悉的小路拾阶而上。

          桔年手里拿着一把在路边摘的野花,一边走,一边扯着好那些白色的单层花瓣。韩述想到自己刚才郑重向她提起的一件事,心下有些狐疑,更担心她会用数单双那么可怕的方式来解决她的答案。

          一路心神不定地走到台阶的尽头,站在那棵石榴树下,他想起树干的背面刻着"hsjn",他至今也没有明白,刻下这些痕迹的人是不是她,里面的"hsjn"是不是喻示着他们两人,他觉得是,但好像又不应该是。所以索不问,他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式开始变得跟她似的,与其困惑,不如相信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

          但是他到底还是学不会她火烧眉毛也不着急的慢子,假装看风景看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咳了几声,“哎……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件事,就是上来之前说的……到底是怎么样啊……啧,是死是活给个痛快……你好歹吱一声啊……“

          桔年说:“吱……”

          在韩述发飙之前,她把所有的花瓣聚集在手里,然后摊开掌心

          他们站在高处,风很快把花瓣吹向了台阶之下,又是个他喜欢的好天气。

          桔年说:“我的答案?韩述,有个人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世界上最无可奈何的东西有两样,一个是往事,一个是飞花雨。”她指着最后一片从手中随风飘荡荡而去的花瓣

          “你能追得回它们吗?”

          韩述一愣,“怎么不早说!不准反悔啊!”他匆匆追着那些越来越远的花瓣而去,声音从台阶下传了回来,“只要你愿意,怎么都可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