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初识(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拿破仑的渲染让全场安静了下来,所有贵族们都瞪大了眼睛。

          嗯——呵——先打破沉默的是瓦朗,他轻咳一声灌了一口水:很生动,少尉,你真是一个很出色的故事讲演者呀!你没有亲历过战争却能讲出这些细节,尤其这个子弹的声音——你一定是听于尔图中校和你说的吧,他怎么还喜欢和你们这些年轻人讲战争。他最近还好么?

          拿破仑起身正容道:中校一直很好,他一直期待伯爵大人去军营里坐坐,您好久没来我们军营了吧。

          坐吧!坐吧!年轻的少尉。万洛呀,你听听,这就是我和你父亲经历过的战争,你再不要看不起那些可怜的农民,你知道么,饿极了的农名笔正规军还可怕呢!

          是的!是的!平民起疯来真不可想象,他们有时候都会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搞复杂,等他们自己冷静下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在这之前他们却展示了足够的破坏力。

          说话的人是斯比尔子爵,露西小声地给我介绍着。

          斯比尔子爵继续说道,知道么当年尼德兰就是这样赶走那些西班牙职业军人的,我记得莫特利是这样描写哪一段战役的——

          西班牙人组织了三次连续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三次进攻都击退了。

          进攻的部队受到大炮、步枪、手枪的猛击。滚烫的水,沥青、煤油、熔化的铅和生石灰不断从城墙上倾倒下来,西班牙人猛攻延续了四个小时,死了千余人,伤更不计其数,等他们现和他们对峙的只不过是一些渔民,而且伤亡没有过40人时,我记得那个指挥官——子爵显得有点陶醉,他微微仰着头本想继续炫耀下去,不过他卡住了,看起来卡得很难受。

          子爵大人说的是西班牙总督阿尔瓦?拿破仑顺口接过他的风头。

          斯比尔子爵点了点头,他刚刚憋起来的威风被我卡了回去似乎有些不甘心,少尉看过荷兰独立战争?

          多少知道一些,子爵大人真是一个博学的人呀!居然能记得住那么多细节。

          斯比尔找到了台阶后,脸色也变得好看很多,打仗么,就了解一些。

          万洛呀!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战争,也不知道那些平民的可怕。瓦朗感慨般地搓着手指,我这时才现他手腕上有一条若隐若现的伤疤,不过伯爵很快把这伤疤藏到袖子里,似乎很注意不让别人看到,你以后可要……

          叔叔我先告辞了!年轻的万洛终于按耐不住了,这个子爵的年轻人不屑的哼了一声,起身就向外走去,跟着他还有一些贵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