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大结局(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从一开春,肌肤便能感觉到春天的来临,在这空旷的原野春天比都市更加容易感知。就这样站在空旷的地方,头顶是蔚蓝水洗的天空,白云悠悠,那么一丝风轻轻滑过耳旁如同情人低语,轻拂发梢,舒爽透心,便觉得离去了严冬,可以期盼了春天的来临。从第一缕春风,到枝头第一抹嫩绿,从紧拢的手袖到张开双臂拥抱春风,从雪落白天下到润物细无声,春天也来到我的心里。

          开心没有多久,对战又开始了。

          阳春三月,冰雪消融,乱马踩踏混了雪水的泥浆,更加声势浩大。

          藏疆和青云联合出兵三十余万,紫鼎国二十余万,在莫护地决战。

          大决战分外多次小的战役。

          我和独孤都穿上普通士兵的铠甲,火云和大白在万马层中尤其引人注目。青栾青越他们寸步不离守护在玉天舒的身边。

          玉天舒对敌讲究策略,所以很少与强敌正面马对马强对强的冲杀。

          战场上,武器铮铮作响,马蹄声地动山摇,初始的投石车将巨石投起,在那些血肉之躯头顶降落,连人带马登时脑浆迸裂,飞天箭雨挟着雷霆之势,嗖嗖往飞,你来我往,死伤无数。步兵抬起盾牌连成盾墙挡住箭雨,骑兵只能靠自己的武艺或躲或挡。

          当敌人骑兵冲过来,却并不急于骑兵对付,而是步兵排成盾墙,盾墙一列列将敌军的骑兵不断分割,化整为零,分而歼之。盾墙下面出长戟长枪,刺马腹将马上之人跌下马来,抑或者扔出索套将敌人套而杀之。制敌之术层出不穷,只为杀敌。

          我没有武器,只随手从一个侍卫手里拿了根比较轻的长枪,顶端有枪可刺,末端有横刀可横推或者回拖。经过武林大会,于我战争杀伐都不过当成工作,需要你这样做,没有个人想法,便直接去做便是。看到无数人被自己的长枪刺翻在地,不待心生恻隐,又因为看见方被敌人砍翻在地而更加奋勇。

          玉天舒每次都能很好的利用田忌赛马的原理,第一次他永远都出老弱病残,对上敌人的强锐部队虽不顶杀,但是第二拨出来却又勇猛无匹,命人猛擂战鼓,一鼓作气。自己也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敌军,长枪感觉卷刃了,最后全靠内力刺、拍、挑。一匹黑色战马,黑甲红袍的将领,大刀如切瓜一样切掉他身边紫鼎士兵的脑袋。

          我双腿轻夹,火云便知晓我的意思,猛地朝前飞奔过去,到了敌人大队人马跟前,他们长枪起戳,火云嘶鸣着后脚钉住前脚跳起,马背笔直,我一个侧翻,用脚勾住马蹬,却将身子歪在一侧,抬枪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