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做客中(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好不容易有一个客人来,而且还是和自己有默契的客人,林小齐心里高兴,像个小孩子一样地粘着卫溪不放。

          开始是拉着他去参观他的画室,里面大多是他自己的画作,除了很少的几幅人物画,别的都是风景画,几乎全是长夏山庄周围的风景,从长夏山庄望出去的四周的各种景物,不同季节,早晚晨昏的;里面所谓的外出写生作品,也是在长夏山庄四周。

          这里风景漂亮,卫溪刚才坐车一路上来便有领教,此时看林小齐的画作,看到里面全是这周围的风景,从早春到盛夏到晚秋到寒冬,从黎明到正午到黄昏,有乌云压顶,有碧洗晴空,有风和日丽,也有细雨霏霏,白雪皑皑……

          里面带上了绘画者的感情,颜料的涂抹,让人有另外一番美的感受。

          卫溪一路看来,只觉得眼花缭乱,感动非常。

          看着一幅幅画作,心中不知怎么,就渐渐产生了闷闷的感觉。

          是啊,一个人不断描绘同一个地方的景物,他虽然并非画作鉴赏家,但是,也能从这些画作中体会到那种沉重,还有淡淡的忧伤……

          画作中不乏有表现欢快的作品,可是卫溪就是觉得烦闷和哀伤,要不是努力压抑,他觉得自己都要掉下眼泪来。

          从画室出来,坐在二楼林小齐房间阳台的椅子上,卫溪摩挲着手中的茶杯,静静注视着倚在阳台栏杆上的林小齐。

          阳台栏杆上因为下雨有些微水意,林小齐并不在乎这个,手肘撑在栏杆上,然后用手支撑着下巴,望着远处雨中的青翠绿意,长长的眼睫半掩着,遮掩住了眼中的神色,在细雨的映衬下,他的脸特别白,特别细腻,卫溪觉得那种质感仿佛比起手中的细瓷杯还要来得细腻,但是,那样也代表着脆弱。

          虽然林小齐掩盖住了眼中的神色,上勾着的唇角也展示着一种微笑的幅度,但是,卫溪就是觉得此时的林小齐是带着寂寥而且忧伤的,让人看着不自觉便心生心疼的感觉。

          “你们是结了婚的,对吗?”林小齐侧过身来突然这样询问道。

          卫溪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的眼里显出幸福的神色,右手轻轻抚摸左手上的结婚戒指,点头回答,“嗯,结婚四年了。”

          “我觉得你们很好,很般配!感觉很幸福美满!”林小齐的脸上是祝福与赞叹的笑容,但是,卫溪却能在他的眼里看到黯然与伤怀。

          “看得出来,你和周先生很相爱,周先生对你爱得非常深……你们不准备结婚吗?”

          卫溪不想

          ↑返回顶部↑

          目录